族谱新闻

朱家骅:人间未遂青云志,天上先成白玉楼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    浏览:

朱家骅(1893年5月30日-1963年1月3日),字骝先,浙江省湖州府吴兴县(今湖州市吴兴区)人,中国近代教育家、科学家,政治家,中国近代地质学的奠基人、中国现代化的先驱。中国国民党内亲德国派人士。朱家骅曾任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总干事、代理院长,还曾任中华民国行政院及考试院副院长、教育部部长、交通部部长、浙江省政府主席等职务。

08A2308910770251D9234D0616426C20_副本.jpg

 

4017773817568902216_副本.jpg

朱家骅六岁入邻舍私塾

朱家骅清光绪十九年四月十五日(一八九三年五月三十日)生于浙江省吴兴县小港里鹤和堂。其始祖自临安游学湖州,遂在此定居,至家骅为第十六代。累世经营南货业。父云舫,母姚氏。家骅为幼子,大兄家麟(祥生),二兄家骐,及两姊一妹,尚有兄姊各一人,皆不育。

家骅六岁(1898)入邻舍私塾,启蒙师为江梅村。十一岁(1903),改入县城马军巷沉氏家塾。是年六月丧父,翌年四月丧母,改入北坝沉氏家塾,始读《四书》。十三岁,改入南浔正蒙学堂。十四岁,私下剪去辫子,被目为小革命党。十五岁,改入南浔公学,年底毕业。

十六岁(1908)赴上海,在通运公司识张人杰(静江)。是年九月,考取同济德文医学校,为自费生,随纳少华博士(Dr. Nasauer ) 习德文。升入二年级后,史地、动植物、理化等课,均由德人教授。十八岁(1910),因受曹砺金、沉士远、沉尹默诸师影响,已具革命思想,见报载汪兆铭(精卫)谋刺摄政王消息,大受感动。乃于六月赴南京,欲谋刺两江总督张人骏。十九岁(1911),闻黄花冈起义消息,与学太徐霁生等发起组织中国敬死团。八月,武昌起义,敢死团筹备在沪起义工作,推家骅为驻汉代表,乃偕黄伯樵等二十余人赴汉口。因从军未果,被红十字会派至德国人组织之重伤兵医院服务,历时三个月。

民国元年(1912),家骅二十岁,结束医院工作,于一月底返沪,方知敢死团曾参加攻打江南制造局之役,对上海光复不无贡献。在通义银行识吴敬恒(稚晖)、李煜瀛(石曾)等人。时同济筹办工科,改称同济医工学校,乃返校,改入工科。民国三年三月(1914),随张人杰乘西伯利亚铁路卧车赴德自费留学,先到盖尔森教堂城(Gelsenkirche)之荷兰矿场实习半年,于十月入柏林矿科大学攻读。

民国五年十月(1916),矿科大学并入工科大学,为第七院,家骅参加考试后升三年级。时值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学生多已从军,依规定一班不满三个德国学生不能开课,家骅班上经常仅有三个中国学生,故无法继续求学,遂于十二月十五日离开柏林,取道丹麦、瑞典、芬兰、俄国,回到上海。

a13721e7nc27a7a955262&690_副本.jpg

7acb0a46f21fbe09e60745666e600c338744ad63_副本.jpg

知人善用,力荐罗家伦

傅斯年做学生时,北大一共28位教授,仅比傅大4岁的朱家骅是当时最年轻的教授,教德语。中国现代史上第一批精英,往往都和德语有关,蔡元培真正弄通的就是德语,鲁迅和郁达夫的德语也相当不错。朱家骅年龄不大,却是德语界的老前辈。他曾在德国学习过工科,采矿工程系;学这个,又与出国前读同济德文医学堂有关,这学校是同济大学的前身。他还是老资格的革命党,17岁时,汪精卫在北京行刺摄政王,受其影响,他甚至想在南京刺杀当时的两江总督张人骏。辛亥革命前,他发起组织了中国敢死团,被公推为团长。武昌起义爆发,成为最积极的参与者,随黄兴去武汉支援,真枪真刀冲锋在前。

革命成功,民国政府奖励有功者,酬勋一批革命党人出国留学,名单中有汪清卫,有吴稚晖,有戴季陶,也有20岁的朱家骅。最后经费没着落,他不得不自费留学。从1914年到1924年,他两次去德国,第二次是公派,拿到博士学位,继续在北大教书,当地质系教授,兼德语系主任。

朱家骅是国民党的左派,与共产党的李大钊并肩战斗,反对北洋政府。因为被通缉去了广州,如果留北京,很可能会像李一样被张作霖绞死。此后,他担任中山大学教授,地质系主任,很快又成为校长。他还当过中央大学校长,时间很短,没什么太大建树,唯一可说的,只是知人善用,力荐了罗家伦。

1930年9月12日国务会议议决朱家骅继戴季陶第二任中山大学校长。11月在南京国民党三届四中全会时骝公提议“设立编译专处总领译事(国立编译馆)”一案,经大会通过,组织专门人才编译国外名著,让国人能够了解外国科学文化。

朱家骅_副本.jpg

南京失守前,朱家骅筹款抢运北京故宫国宝

1933年5月4日,“中德学会”在北平成立,朱家骅为董事。当时美国奉行孤立主义的政策,对中国抗日援助有限,英法都自身难保,倒是德国给了中国相当军事援助。这其中朱家骅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他利用当年留学德国及其后来建立起的关系,大力进行外交宣传。其一,聘请一大批德国的军事顾问。在朱的努力之下,德国军事顾问在中国工作达十年之久,为蒋介石剿共、抗日立下了汗马功劳。其二,争取德国的合作与援助。1926—1944年,几乎所有的中德条约都经朱家骅之手。其三,帮助从德国购买武器弹药。八一三淞沪会战时,蒋介石中央军所配备的武器装备就是朱家骅所购。日本对此非常恼火,不断向德国施压。

1937年9月,朱家骅又介绍蒋纬国到德国学习军事。1936年底,蒋介石调朱家骅为浙江省政府主席。此时43岁的朱家骅一到任,就大刀阔斧地整顿政务、裁减冗吏,惩罚贪污、清理财政、强化治安。可是当他勉强把衙门架子摆好,还没有来得及大有可为时,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发生,8月13日日军进攻上海,日寇铁蹄迅速逼近浙境,吴山越境顿成烽火前线。朱家骅在省政府的日常事务,再也不是“筹措建设”、“拓展实业”,而是应付一连串战时突发事件。

1939年12月,朱又出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长,主管国民党党务。在严酷的战争环境之中,朱家骅虽身居要害,但时刻不忘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抗战初期,朱家骅得知南京朝天宫内存放着一万多箱从北京故宫抢运出来的文物,而南京就要失守,但这些文物却没有经费转移,于是他请求蒋介石严令南京卫戍司令要保住这批国宝,由他通过中英庚款董事会出钱作运费,让交通部拨轮船抢运,结果,这批国宝被运到贵州;后来国共内战后期,朱又将它们转运到台湾。1943年,朱家骅得知在敦煌千佛洞临摹壁画的画家中,有人在偷画,有人为了自己方便而毁画,于是亲自过问,保全了这些稀世奇珍,使得我们今天还能看到它们。

20131024033633410_副本.jpg

抗战时期,中央研究院代理院长朱家骅(一排左五)与国民政府要员暨部分中央研究院研究员合影

朱家骅家庭生活不美满,曾有二段婚史

1945年5月,国民党召开六大,朱家骅任中央执行委员,并任常委,7月重任教育部长。朱家骅作为一个学者而步入国民党统治的高层,在战乱不断的动荡岁月时刻关注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而他又深受蔡元培的影响,虽居高层而又尽量维护知识界的“学术自由”,对知识界各类人才极尽谦恭,在其危难之时施以援手,朱也因而在知识界享有极高的声望。

朱家骅的健康一直不佳,33岁患胃病,应酬多,又善豪饮,胃出血,不时发病,不得不手术。晚年各种疾病骤至,每况愈下。朱家骅的家庭生活不美满,曾有二段婚史,均无子嗣。元配程亦容,于1917年结婚,因子宫外孕作手术,后不孕。程氏很活跃,会弹钢琴、跳舞。抗战时,她嫌内地危险生活又艰苦,避居香港。朱多次接她到重庆,她终不肯。因她风流善交际,在香港闹得风风雨雨,以至报纸腾载。朱不堪忍受,离婚。1946年朱与王文渊女士结合,由丁文渊介绍,沈尹默证婚。王也无所出,直至1963年朱家骅去世时,由王女士“遵遗命宣布以(朱)八侄国勋为继嗣”。

朱家骅“早岁参加革命,五十余年来,所担任着极其繁重之职务,而且常数职兼顾,又频繁调动”,体力严重透支,健康受损,极少顾及家庭。晚年朱家骅凄然一叹:“我从政以来,以公务羁身,责任心重,疏忽了家庭温暖,只怪自己。”

1963年1月3日,朱家骅于台北心脏病寿终寓邸,5月15日长眠于阳明山 。身后,其将个人档案捐给中央研究院成立《朱家骅先生档案》,裨益中国近代史研究,他的逝世使中外震悼,专门出版了《朱家骅先生纪念册》。一个礼拜后,“中研院”院务会议通过,以新建的民族学研究所办公楼定名“朱家骅楼”作永久纪念。1985年该楼拆除,另建行政大楼,“朱家骅楼”消失踪影,只将门口一条路命为“朱家骅路”,一桥命为“朱家骅桥”。

族谱网
族谱 APP
您的亲情社交平台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