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谱新闻

历史学家朱希祖:平生心事南明史,历劫终教志不灰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    浏览:

朱希祖(1879—1944):字逖先,浙江海盐人。朱希祖生于晚清,留学日本,民国初年进入北京大学,登上历史舞台。他一生经历洪宪帝制、军阀混战、北伐战争、抗日战争等诸多重大历史事件,历任北京大学、中山大学、中央大学教授,晚年任国民政府考试院考选委员会委员。作为历史学家,朱希祖在担任北京大学史学系主任期间,制定了中国最早的现代大学史学课程体系,使史学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他还是最早在中国大学开设“史学史”课程的教授。1944年,朱希祖病逝于重庆。

1918年北大文科国文门毕业合影 前排左起朱希祖、钱玄同、蔡元培、陈独秀、黄侃_副本.jpg

1918年北大文科国文门毕业合影 前排左起朱希祖、钱玄同、蔡元培、陈独秀、黄侃

 

u=733681931,1041358500&fm=23&gp=0_副本.jpg

 

朱希祖是章太炎的得意门生,是鲁迅等人的师兄。他是新文化运动的支持者,倡导白话文,反对封建礼教;他任清史馆的协修,获得袁世凯颁发的四等嘉禾奖章;他是声动民国的藏书大家,保存古籍,守护中国传统文化的一脉书香……历史学家朱希祖,还因另一个身份而为南京市民所熟知—他与儿子朱偰是对南京地面文物最早用现代考古方法进行考古的学者,他们研究的对象,就包括现在已经成为南京标志的六朝石刻。

朱希祖参与制定中国最早的注音符号,积极撰文力推白话文、倡导新文化。他是《新青年》的重要撰稿人,也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个进步文学社团——文学研究会的发起者之一。

朱希祖有个儿子朱偰既是经济学家,也是历史学家,北有梁思成,南有朱偰,为保南京城墙,而登高一呼,终换得中华门不倒。

CE091291194ED0D4A531F3517B7786C7_副本.jpg

朱希祖

oYYBAFbroX6AMYEpAAFGWRUcjH4474_b_副本.jpg

留学日本期间,受业于章太炎

朱希祖,字逖先,1879年出生于浙江省海盐县尚胥里上水村得月楼。1905年,希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浙江省官费留学生,于当年7月到日本早稻田大学师范科攻读历史,1909年夏卒业。朱希祖在日本留学期间,结识章太炎。朱希祖与黄侃、钱夏、周树人、马裕藻、许寿裳等,共同受业于章氏,听他讲说文、音韵诸学。章太炎先生自撰年谱,宣统二年有这样一条,赞赏朱希祖的史学功底:“逖先博览,能知条理。”这话看似轻描淡写,却是许多学者奋斗一辈子也得不到的荣誉。

除上述几人外,先后从太炎先生听讲的浙江籍弟子还有马幼渔、沈兼士等多人,因为都是浙江籍,日后其中的精英人物又大多在北大国文系任教,这便是被陈西滢讥为“某籍某系”的来历。

1909年8月,朱希祖回国,应杭州两级师范学堂监督沈钧儒之聘,为教员,讲文学史。此时,该校教员还有鲁迅、夏丏尊、许寿裳等人,皆为一时之选。1910年12月,朱希祖至嘉兴中学任教。

1912年3月20日,当担任浙江教育司司长的沈钧儒向他发出邀请信,朱希祖携带眷属,走马上任,当上了教育司第三科科长。1913年,教育部在北京召集国语读音统一会,朱希祖作为浙江省的代表出席。会议代表们审核音素、采定字母时众说纷纭,久争不决。朱希祖独主张采古文篆籀经省之形为字母;既采其形,复符本音;凡声母四十二,韵母十二,介母三,名为“注音字母”。代表们对此决议通过,因此,朱希祖名动京师,国立北京大学马上聘为预科教员,并兼清史馆协修。执教北大,参与创办北大史学系,经历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朱希祖的学海生涯,从北大开始。

朱希祖1919年任北京大学中国文学系代理主任,教授中国文学史。不久兼任史学系主任,写成《中国史学通论》一书及许多史论。朱希祖任北京大学史学系主任,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史学系的系主任。朱希祖还发起成立了中国史学会,是现代史学的开创人。

“五四”前后的北大,北大有几位“卯字号”名教授。所谓“卯字号”,就是几个属兔的大师级人物,两只大兔子是陈独秀和朱希祖。四只小兔子是胡适、刘半农、刘文典、林公铎。

其实,陈独秀和朱希祖是两只中兔,还有一只老兔—生于光绪丁卯年(1867年)的蔡元培。“卯字号”的几只兔子,都是北大名教授。有意思的是,“中兔”朱希祖似乎有点瞧不上“小兔”胡适。胡适初进北大,还是末学新进,对朱希祖很尊重,朱希祖的藏书中有很多是海内孤本、秘本,胡适就经常到朱家来看看藏书,谈谈版本,请教学问。胡适的《中国哲学史大纲》上册一出版,引来叫好一片,胡适在序言中特别感谢了朱希祖。朱希祖似乎并不领情,说此书写得肤浅,还肯定地说,胡适既不懂佛学,也不懂宋明理学,他这本《中国哲学史大纲》是写不下去的。后来胡适的《中国哲学史大纲》勉强出了中册,下册果然是无疾而终。这个小插曲,并不影响两人的交情。

朱希祖是北大的“兔子”,也是学界的美髯公。1914年1月1日,这一年朱希祖36岁,与沈钧儒相约留胡须。当时,《北京大学日刊》曾将朱逖先误刊为“米遇光”,北大的同人,章门弟子,见了他都呼作“米遇光”,这个绰号有开玩笑的意味。随着朱希祖茂密的连鬓大胡子初长成,“朱胡子”这个外号不胫而走。不过,北大同人包括他的弟子,更多地称他为“而翁”。

据《知堂回想录》,1933年暑假,时任中山大学教授的朱希祖,回到了北大。在校长室现身的他,引来一片惊呼:“这时正值北大招考阅卷的日子,大家聚在校长室里,忽然开门进来一个小伙子,没有人认得他,等到他开口说话,这才知道是朱逖先,原来他的胡子刮得光光的,似乎换了一个人了。大家这才哄然大笑。”

周作人的回忆很生动,试想,一位熟悉的朋友留了近二十年的胡须,多日不见,突然剃掉了胡须,出现在朋友眼前。那种惊讶之后的恍然大悟,一定伴随着爽快的笑声。

朱希祖六十大寿时摄于重庆_副本.jpg

朱希祖六十大寿时摄于重庆

执教中大,挑起调查六朝古墓的大梁

朱希祖在北大任教时期,家中的座上客都是硕学通儒,座中客常满,樽中酒不空。朱希祖与清史馆的同人谈前朝旧事,北洋人物;与章门弟子论学问道,谈国故和新诗。朱家客厅就是一个“文艺沙龙”。

朱希祖的儿子朱偰在《我家的座上客—交游往来的人物》中,主要写到朱家作客的章门弟子。“来得最多的是钱玄同、沈尹默、沈兼士、马裕藻。”

1914年,章太炎软禁在钱粮胡同,住宅是前清一权贵的遗产。黄侃与章太炎同住,朱希祖常来探望。章太炎与黄侃谈论时政,却不知章太炎宅中看门的、仆人、厨师,都是警察化装而成。他们向京师警察厅总监吴炳湘汇报,吴强制黄侃离开钱粮胡同,并守住章太炎居所的门,杜绝宾客。章太炎愤而绝食。朱希祖为之奔走劝说,请章太炎的女儿来京相劝,在亲人和弟子的多方劝说下,开始进食。

大概这段时期,警察疏于监视时,章太炎到朱希祖家作客。朱偰在《我家的座上客》一文中回忆道:“章太炎先生是老前辈,在民国初年又是袁世凯注意监视的人物之一,轻易不大出来。有一次他到我家来了,门弟子前呼后拥,还带了他的两位女公子同来……门弟子对他,都非常恭敬;但是那是纯粹出于自然的敬爱,大家还是有说有笑,空气非常融洽。因为他的女公子也来了,母亲也出来招待。”

陈独秀也是朱希祖家中的客人。“父亲请他上座,谈办《新青年》的事情。母亲偷偷地去看一下,见陈独秀说话的时候,先挺一挺眉毛,眉宇之间有一股杀气。”

1931年,日本军人发动沈阳事变,东北沦陷,朱希祖深痛国难严重,重新研究南明史乘,以发扬民族精神。

图为朱希祖考证确认的六朝陵墓齐武帝景安陵遗迹_副本.jpg

朱希祖考证确认的六朝陵墓齐武帝景安陵遗迹

 

1934年朱希祖开始执教中央大学。此时,日寇步步紧逼,华北局势危急。正是在中日战争的阴云下,朱希祖朱偰父子,开始对南京六朝陵墓进行调查。为何要调查六朝古墓,“杜外人之觊觎,扬先哲之耿光”。维系着中国文化的六朝遗迹、石刻等,却湮没在荒草之中,无人问津。“爱国之情”加上“亡国之痛”,促使朱希祖朱偰父子挑起调查六朝古墓的大梁。

朱氏父子、滕固的等人联手调查六朝陵墓,足迹所到,西至安徽太平,东至丹阳经山,南至江宁秣陵,东南至句容淳化,北至长江。举凡史乘记载,野老传闻,无不按图索骥,遍加访问。他们是对南京地面文物最早用现代考古方法进行考古的,发现了齐宣帝永安陵、齐高帝秦安陵、齐武帝景安陵等13处六朝古墓。他们共实地调查14次,直到第5次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才加入。

抗日战争既起, 朱希祖尝论“借历史以说明国家之绵延,鼓励民族之复兴”,他深知“亡史之罪,甚于亡国”,主张政府当开馆修史。1940年2月国民政府接受朱希祖关于筹办档案管理总库和国史馆的提议,于重庆歌乐山设立国史馆筹备委员会,并聘请朱希祖为总干事。

1944年,朱希祖病逝重庆。政界学界要人纷纷撰写挽联,其中多人将朱希祖与南明史研究联系起来。

朱希祖到北京执教后,更是南北奔走,东西驱驰,节衣缩食,以求善本。至1937年,朱希祖的个人藏书已达到惊人的25万余册,相当于一个小型图书馆了。大凡藏书家都有自己的书房或藏书楼。朱希祖的书房名为“郦亭”。1934年2月,朱希祖应中央大学校长罗家伦之聘,来南京就任史学系主任,“郦亭”的760多包善本,辗转运到南京的住宅。1937年,朱希祖因战事日迫,匆忙中只来得及装运60大箱善本和方志图书,由10辆卡车运送到安徽宣城,暂存车站库房。而在北京,因为周作人的关照,朱希祖的房产和珍贵藏书,也有惊无险地得以妥善保存。

抗战爆发,避地巴山,客居重庆,这是朱希祖生命中的最后时光。进入1944年,朱希祖的身体时好时坏,几度住院。7月5日,朱希祖病逝于上海医学院附属医院,享年六十有六。一代史家朱希祖遽归道山,“及身未见中原定”,他没有支撑到山河重光、抗战胜利的那一天。

民国时期的国立中央大学_副本.jpg

民国时期的国立中央大学

pYYBAFW_gEWATqgRAAEt8ExGmF8838_b_副本.jpg

朱希祖后人: 一门儿女各专家

“我没有见过祖父,对他的了解,都是长辈讲述的,或者从他的文字里。”朱希祖的孙女朱元春对祖父印象最深的是他的两首诗。“一是《自嘲》,‘不与人物接,不为山海游。终生伏几案,天地一书囚。’一是《咏松》,‘不与栋梁争效用,宁同桃李斗芳菲?深山自有千秋意,肯学虬龙孟浪飞。’祖父不热衷于政治,也不热衷于社交,只是做学问,他不是个政治风云人物,也不拉帮结派,他就是一个读书人。”

“祖父有民族气节,这是受他的老师章太炎的影响。”“九一八”之前,朱希祖就觉得要研究日本人的历史,要研究明代倭寇侵华的历史,他认为日本人一直有侵华野心。他在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开这个课,别人不理解,没多久,“九一八”事变爆发了。“我听叔叔家的堂兄提及,抗战前,日本人曾想花重金买祖父的地方志,我祖父拒绝了,地方志上常标有矿产、道路、水系,卖给你不是给你们侵略中国提供便利?这件事我没找到先人的文字记载。”

朱元春说祖父曾做了很多事情,但都很低调。比如他曾在北大极力主张通过公费派留学生到国外学习外国的历史。北伐之前,北大经费得不到保证,当时公派留学生姚从吾和毛准经常断炊。“祖父让姚从吾写文章,他帮助修改发表,以稿费当生活费。有时他更是拿出自己的钱贴补他们。我的姑母朱倓的日记上有记录。他对学生很爱护。”

在朱元春的了解中,祖父还是个孝子。朱希祖自幼家贫,他的父亲在乡下教书,在朱希祖十四五岁时就去世了,当时正教他《左传》。“所以祖父从此不翻《左传》。”朱偰曾经回忆,当年“《四书》、《五经》皆将读毕,独未及《春秋左传》,余尝窃怪之。中年入蜀,见先君《重庆日记》,谓‘忆余十四岁上半年,先君授余《左传》,详细讲解,甚有兴味。其年先君得病,至七月末竟弃养,以致余不克卒业《左传》,抱恨终天,常不忍温读《左传》。今录《左传》襄公十年幼时所读,如旧相识……’方知先君之不授余《左传》,盖有其隐恨在焉”。朱元春也听家里人说过,“祖父在他父亲病重时,还割过股。”

“祖父有很强的包容力。他的研究面很宽广。小学文字应用学、考古、姓氏、断代史、地方志都有涉猎。他的一生对现代史学教育体系建立、对新文化运动,对国语注音、对标点符号,都有所贡献,他用力最深,也最为世人所称道的是南明史研究,一是南明史料的搜集,二是南明史料的辨析,其成果主要体现在史料题跋中。”在朱元春的心中,“祖父就是这样一个人。”

朱元春父亲朱偰是朱希祖的长子,也是著名的历史学家。今天,在南京,中华门依然矗立,这可说是朱偰以一顶“右派”帽子换来的。1956年,时任江苏省文化局副局长的他,面对南京拆城墙的风波,挺身而出,保护南京明城墙,与此同时,他还为电台写了广播讲话,又四处奔走呼吁,联合社会各界来制止这一人为的灾难。次年,他却因此事被撤消职务,戴上了“右派”帽子,更在文革中因迫害自杀。

“南京城墙这件事,父亲为此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不仅是政治前途,甚至包括身家性命。我一直想了解他,接近他。性格决定命运,父亲太过耿直,什么都说,他觉得应该有正义感,该坚持的要坚持。解放前他写过不少文章骂国民政府,骂黄金买卖,曾经因此被蒋介石召见过。他觉得作为文人,这是我的良心,我就应该这么说。这可能也是我们家人共同性格,做事认真,一是一、二是二。”

朱元春觉得这与父亲受到的教育有关。朱偰曾专门撰文回忆他的父亲如何教育他。“余幼受庭训,未入小学,先君于课馆之暇,常躬自授读,谆谆教诲,期望良殷……余年十一,始受读《楚辞》、《文选》;先君更于课余灯下,亲为讲解《史记》,至《伯夷传》,尝问余姊弟曰:‘贾子谓贪夫殉财,烈士殉名,夸者死权,众庶冯生。太史公则云君子疾殁世而名不称焉。尔等试各言其志。’余侃侃陈辞:殉财殉名,皆非所好,争权夺利,更所鄙弃;窃慕君子疾殁世而名不称,愿以德行学问自勉。”朱偰的回答得到父亲的赞赏,他也颇受鼓励,“自此更立志自奋,《史记》读毕,即遵先君之命自修《资治通鉴》、《续通鉴长编》、《明通鉴》,下及《东华录》、《东华续录》……”朱元春记得父亲晚年曾回忆:“那时我佩服鲁仲连,功成不居;我爱好乐毅,君子交绝不出恶声;我喜欢荆轲、聂政,支持正义,剪除强暴。那时我立志要做一个大丈夫,干一番伟大的事业。”

朱元春觉得父亲受祖父影响非常大,热爱民族国家、热爱中国传统文化、治学严谨、热爱家乡。“最重要的当然是对文史的热爱,父亲虽然专业是经济,但史学是家传。父亲和两位姑妈都没有上小学,祖父亲自教授。父亲中国传统教育功底很扎实。常常走着路诗就作出来了,诗词的格律早在肚子里。”

朱希祖有六个子女,除朱偰继承了父亲的衣钵,次女朱倓也对南明史颇有研究,曾写过《班昭》。她毕业于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曾任广州市中山图书馆馆长,是当时颇有名气的“女中英杰”,建立广州首个妇女联合会,她也是著名史学家罗香林的夫人。

当时,一起听父亲朱希祖讲课的除了朱偰和朱倓,还有他们的大姐朱倩。“大姑妈的学问非常好,却在15岁因肺结核夭折了。祖父在她去世前一心想把她培养成如李清照、班昭般的人物,很小她就会背《长恨歌》,十岁属文,已清新可诵。”

朱希祖的另外三个子女,朱侃、朱侨和朱倞虽然没有继承父亲的衣钵,但都在各自的领域学有所长。次男朱侃就读于北京大学农学院,学的是农业,后为贵州省农林厅的高级工程师,曾是全国第三届人大代表。三男朱侨毕业于北大经济系,四男朱倞1944年中央大学地理系毕业,曾在远征军当翻译。

朱希祖_副本.jpg

在朱元春这一代中,也有朱氏后人从事文史研究。“二姑妈的长子罗文,哈佛大学毕业,是佛罗里达大学历史系的退休教授,从事蒙古史研究。”除此,朱氏后人虽无继承家学者,但大多各擅其能。

朱偰有两位夫人,生有10个子女。“大姐朱元晔上世纪50年代初参军,做空军地勤,后转业。二姐朱元昱是田径教练,曾破过全国800米纪录。”朱元春是老四,曾获过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文革前我已上大学。但几个弟妹都赶上了文革,不过,他们学习十分用心。恢复高考后,妹妹朱元智考取了包头师院数学系,是江苏省戏剧学校语文老师,小弟朱元曙考取了南师大中文系,后来做了南京梅园中学的副校长。”朱元春兄妹也受父亲影响,受家庭熏陶,十分喜欢文史。“父亲从没有望子成龙的想法,只是启发我们独立思考。他给我们讲诗歌,并说,他的父亲告诉他读诗要探本求源,直追汉魏,切不可与齐梁作后尘,他也经常和我们说文史。”

“朱侃、朱侨、朱倞三位叔叔的孩子学了物理、化学、经贸等,都与文史无关。朱倓姑妈有四子一女,除三子罗成夭折外,次子罗武是美国医学科学院的院士,四子罗康是香港一个中学的校长;女儿罗渝是神学博士。”朱家第四代所学更是五花八门,“朱元曙的儿子朱乐川毕业于南师大中文系,现在在读博士,专业是古代汉语,研究方向是同源词。与文史沾点边。”

族谱网
族谱 APP
您的亲情社交平台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