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中国实录:大队死15头牲口 8头被干部分吃

核心提示:吃红薯不吃头。不吃尾。不吃皮,光吃心,群众将他扔掉的头、尾、皮捡起来吃。这个支部书记外出开会,吃在外边,还叫队里一天补助他1斤粮。这个大队1960年11月死了15头牲口。有8头被队里的党员、干部分吃了。


本文摘自《时代文学》2007年第5期,作者:罗平汉,原题:《中国1958:一桌五亿农民的“大锅饭”——全国大办公共食堂始末》

生存危机(一)

庐山会议后全国出现第二次大办公共食堂高潮时,粮食危机已经暴露出来。如果此时不再办公共食堂。取消粮食供给制,将粮食直接分配到户,允许社员耕种自留地。粮食虽然少点,但还可以干稀搭配,多种蔬菜补充粮食的不足,应当说是可以渡过难关的。可惜当时并没有这样做,而是把5亿多农民重新捆绑在公共食堂,吃那一日少于一日的“大锅饭”,其结果可想而知。到1960年春,粮荒已经开始危及社员的生存。

据河北省3.5万多个生产队1960年4月的统计,社员平均吃粮水平达到1斤以上的。有7759个队。占21.7%;12两以上1斤以下的,有21292个队,占59.6%:半斤以上12两以下的有5316个队,占14.9%;不到半斤的有1346个,占3.8%:最少的只吃3.4两。这个3.4两是什么概念,相当于今天的2.5~3两。而当时,河北省委提出的要求是每人每天1斤以上。可由于无粮可吃,实际上多数生产队达不到要求。

到1960年冬,河北农村的吃粮标准被进一步降低。这年11月,宣化市农村人均每天粮食消费5.4两。其中,3~4两的有109个食堂22565人;4~5两的有805个食堂139316人;5~6两的有286个食堂61780人。徐水县老河头公社截至1960年11月17日前,全社的132个食堂中,吃5两的共有76个食堂:6两的31个食堂:6两以上的25个食堂。全公社存粮仅有2467333斤,这点粮食就是全社至1961年6月的口粮。按此计算,到1961年6月底,每人每天平均只有3.2两粮。其中1两以下的有6个队:1~2两的有13个队:2~3两的有6个队;3~4两的有11个队;4~5两的有5个队;5~6两的有1个队:6~7两的有3个队:7两以上的有两个队。

河南叶县旧县公社的老鸦张管理区1959年受灾较重,全年粮食除完成征购任务外,口粮本来就不足,加之管理不善。用粮没有计划,以至于这年11月起就开始缺粮。缺粮之初,由于干菜、蔬菜较多,生活尚能勉强维持。到了1960年2月,干蔬菜吃完,粮食更缺,在全管理区的7个大队中,5个大队有8天的时间平均每人每天吃二三两豆子,有9天每天吃2两谷子,其余的时间大部分是每天吃4两粮。最多吃到6两。粮食不够,群众只得找雁屎、树皮、青苗、坏红薯充饥。

1960年2月18日,河北省委向中共中央报告说:到1960年2月15日。全省有44个县235个公社5600多个村庄(约占全省村庄的10%),发现浮肿病人5.9万多人,已病故450多人。其中唐山地区最为严重,仅玉田、宝坻两个县就发现浮肿病人1.9万多人,保定、石家庄地区发现的浮肿病人也在万人以上。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