淞沪会战的导火索是什么 虹桥事件是否就是导火索

  从淞沪会战的爆发到抗日战争的结束再时至今日,人们回顾抗战史之时都还是不由得带上一丝丝悲痛之情,都还不能完全忘怀。这是中国近代史中最为激烈伤亡最重的一场战争之一。

  但是,亲们可知淞沪会战的导火索是什么吗?据悉,淞沪会战是继七七事变之后,1937年8月9日日本要强行进入上海虹桥机场,由此而引发出来淞沪会战,这是否就是淞沪会战的导火索呢?一起来看看吧。

  日军强闯虹桥机场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一个月后,8月9日下午5时许,日本海军陆战队中尉大山勇夫与一等兵斋藤要藏乘军用汽车闯入虹桥机场警戒线内,被中国士兵击毙。

  就这样,上海虹桥事件成为了淞沪会战的导火索。

  其实,要说起来早在1932年的“一二八”事变后,根据《淞沪停战协定》的规定,上海被划为“非武装区”,中国方面仅驻有两个保安团队,以及地方警察;而租界并不受协定的限制,因此日军一再向租界内的虹口、杨浦地区增兵。

  当时,张治中担任京沪警备司令官,指挥驻苏州、松江一线的第八十七师、第八十八师和第三十六师。鉴于上海附近事态趋紧,第二师独二旅也划归张治中指挥。

  为防止日军在发生冲突时夺取虹桥军用机场,7月24日,张治中下令,独二旅官兵换穿上海市保安总团的服装,由旅长钟松率领,连夜从苏州乘火车赶赴上海,接管机场和附近地区防务。

  据时任上海市公安局浦淞警察所所长的董昆吾回忆,直接驻守机场的是独二旅(董误记作“八十八师”)一个营的官兵。

  中国军队抵沪的消息,不久就被日军侦知。

  预闯虹桥机场,大山勇夫诈死

  8月9日下午,自上海闸北丰田纱厂日本海军陆战队兵营内突然驶出一辆敞篷军用汽车,驾者为一等兵斋藤要藏,旁边坐着的是大山勇夫中尉。

  汽车沿着虹桥路,由东向西,开足马力疾驰。

  虹桥路的尽头,就是虹桥机场的大门。眼见汽车越来越近,正在站岗的中国士兵顿时警惕起来,一面向上级报告,一面将子弹上膛。

  营长李秀岭果断下令,全营官兵进入机场外围的野战工事候命。汽车逼近了机场大门,哨兵向空中鸣枪示警。

  大山勇夫见不能直接闯入,遂决定右转,沿机场东面的铁丝网向北行驶,意图继续窥伺。

  此时,独二旅士兵已经进入铁丝网后面的工事,对这辆已经闯入警戒线内的汽车进行射击。一阵枪声过后,汽车歪歪扭扭行驶了数米,戛然而止。从车上跳出一人,发疯似的向东北方的菜田跑去。又几声枪响,他中弹毙命。

  为挑起战争日军实行掉包计

  事后得知,当场死于车中的是大山勇夫,在逃跑中被击毙的是斋藤要藏。

  淞沪警备司令杨虎接到报告,当即派人前往现场勘查。

  由于此事件发生在辖区内,董昆吾带领警员在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现场有日军官兵尸体两具,被击毁的汽车一辆——车身上的弹痕宛如蜂窝一般;其中,大山勇夫的尸体已由独二旅士兵拖至车外,剥去了全身衣服,其脏腑肠子流淌在地,一片狼藉。

  当时,几名独二旅士兵正在附近野地里挖掘墓穴,想要将尸体掩埋。

  董昆吾见事关中日交涉,急忙上前制止,以保护现场;同时,他打电话向上海市公安局局长蔡铁军报告。蔡铁军旋即转报上海市市长俞鸿钧。

  俞鸿钧和外交部秘书周珏致电日本驻沪总领事冈本季正。日方声明未有军人外出,纵有人外出,也绝不会到虹桥机场。在中方的一再追问下,日方才吞吞吐吐地承认,确有军人在酒后私自外出。

  淞沪警备司令杨虎为免日后交涉困难,心生一计。他下令将警备司令部中的一名待决死囚调出,将他换上中国宪兵服装,打上绑腿,拖到机场东面的铁丝网内毙杀,以制造中日军人发生冲突、均有死亡的假象。

  布置妥当后,当晚10时,俞鸿钧亲赴日本驻沪总领馆,叙述了事件经过,并主张通过外交途径解决,以避免事态扩大。

  日方表示同意,但提出验尸要求。

  8月10日,大山勇夫、斋藤要藏和那名中国死囚的尸体被送到了上海法医研究所,由中日双方的法医共同验看。

  对于中国死囚的尸检情况,据时任《大公报》记者杨纪回忆:

  我赶到真如(沪西地名)的法医研究所时,已经有两个日本海军陆战队的军官和两个穿西装的日本人站在解剖室里。手术台上躺着一具尸体,背部有两个小洞,显然是手枪一类的兵器打的。法医们每当工作告一段落时,四个日本人不约而同地总是摇摇头,表示很不相信的样子。一是死尸手臂上有被绳索捆绑的痕迹;二是此人是被驳壳枪打死的,而两名日本军人使用的都是小口径勃朗宁手枪;三是此人蓬头垢面,指甲过长,不像是军人……

  日本人认为,这具尸体并非中国守兵。

  8月11日早晨,日方将大山勇夫、斋藤要藏的尸体和那辆被击毁的汽车拖了回去。

  淞沪会战的开启

  8月11日下午4时,上海市政府、淞沪警备司令部、日本驻沪总领馆、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就事件进行谈判。

  由于察觉被打死的中国机场守兵有替身嫌疑,日方代表冈本季正态度强硬,要求中国方面撤军,并“撤退各街道上一切防御工事”。俞鸿钧当场驳斥:“日本既先行破坏协定,中国军队行动有绝对自由。”

  此前,日本第三舰队司令长谷川清已经下令,向上海增派军舰和海军陆战队士兵,到8月12日止,调集淞沪的日舰已达30余艘,海军陆战队1.5万之众。

  俞鸿钧称:“日本一面赞同以外交方式解决本案,一面又增兵威胁,殊属不合。”

  8月11日晚9时,蒋介石致电张治中,下令将第八十七师、第八十八师和补充旅推进至上海市区真如、闸北一线布防,准备自卫。8月12日下午3时,应日方要求,淞沪停战协定共同委员会会议在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举行,出席者除中日双方外,尚有英、法、美、意四国代表。

  日方代表冈本季正声称:“今晨中国保安队及正规军队已在近郊设置防御工事,此种行动,违反停战协定,应加以制止。”

  俞鸿钧驳斥道:“虹桥事件发生后,日方曾一再表示以外交方式解决,但一面竟军舰云集,军队大增……我方秉承中央所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之一贯政策,对侨居上海之各国侨民,仍当加以保护。”

  会议毫无结果而散。

  当晚,日本海军陆战队已在杨树浦、闸北、虹口一带布防。

  8月13日上午9时,日军以坦克车一辆,掩护海军陆战队士兵试探进攻闸北,在八字桥遭遇中国军队,中国军队立即予以还击。淞沪会战爆发。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