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恶人,他当权时,竟然连兔子都能杀人

  刘秀拼死拼活从王莽手里夺回刘家天下,一边高喊“俺胡汉三又回来了”,一边得意洋洋地挂出东汉王朝的金字招牌。他想当然地以为团结就是力量,积极采取“以柔治天下”的攻心战术,希望以此笼络人心,增强东汉王朝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但他显然没有料到,自己这一嚷嚷却把狼给招来了,一些外姓亲戚趁机大钻刘家的空子,狠挖刘家的墙角。梁冀无疑是其中最积极的活跃分子,他不分昼夜地上窜下跳,时刻以掏空搞垮刘家的天下为己任。

  刘 秀

  如果梁冀出身贫下中农,就算他想恶搞,最多也只是偷偷往某个地主家的窗户扔块砖头什么的,或者像后来那个乞丐皇帝朱元璋那样砸死一头地主家的牛,除此之外,根本不可能翻起什么大浪。但梁冀出身高贵,他爹是大将军,老子死了他接着做大将军,尤其重要的一点,他妹妹是东汉第七个皇帝汉顺帝的大老婆,是第一夫人,他完全具备恶搞的条件,而且恶搞起来就不是毛毛细雨,简直可以爬到刘大老板家的房顶上,明目张胆地拉屎撒尿。

  汉顺帝死后,那个只有两岁半的小屁孩刘炳坐上了皇帝椅子,但他每天除了撒尿就是啼哭,这样哭闹了半年就草草夭折了。梁冀虽然胆大,但还没有胆大到敢把自己的屁股挪到皇帝椅子上,于是他就背着手到刘家后院走了一遭,随手揪出一个八岁的小朋友扔到皇帝位子上,让人家做了汉质帝。

  汉质帝可能正上小学一年级,天真烂漫得就像一朵花,压根不知道什么叫江湖险恶。有一次坐在朝堂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汉质帝小朋友突然嘴巴发痒,口无遮拦地指着梁冀说人家是个跋扈将军。这下就惹祸了,梁冀虽然没有当堂发作,但咬牙切齿动了杀机。他叫人在进献给汉质帝的饼子里下毒,结果汉质帝吃了饼子,倒在地上只打了几个滚,就一动不动了。梁冀连眼皮都没有跳一下,转过身就把刘志扔到龙椅上,让他做了东汉的汉桓帝。

  连谁当皇帝都由梁冀说了算,足以证他可以做天下第一恶人。但奇怪的是,这个飞扬跋扈的家伙却很没有道理地害怕自己的老婆,不敢招惹那个名叫孙寿的母老虎。孙寿叫梁冀站着,他就不敢坐下;孙寿叫他提拔孙家的亲戚当官,他就不敢说一个“不”字。于是,孙家的亲戚一哄而上做了高官,接着就是想方设法捞钱。他们的办法很简单,把各个地方有钱的人家登记注册,然后编出一个罪名把人家抓起来投进监狱,逼迫人家掏钱赎罪,出钱少了就会被流放或者处死。

  孙家亲戚那点捞钱把戏,比起梁大爷的敛财手段,可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梁大爷可以不吭一声,就有人主动将上缴给朝廷的贡品先送到他这里,让他挑选最好的留下,才把剩下的次品送进宫里。据说,往他家送钱送礼想求官请罪的人,每天都络绎不绝,像赶庙会一样热闹。按说受了这么多贿,贪了这么多财,他应该满足了。

  可他还想把全国人民的分分钱都弄进自己兜里。听说有个叫士孙奋的人家里很有钱,而且生性吝啬,梁冀马上打起了歪主意,主动送去一车一马,然后向人家借5000万钱,士孙奋明明知道敲竹杠的来了,却顽固不化只勉强拿出3000万钱。这下梁冀恼火了,把敬酒变成了罚酒,向当地政府控告士孙奋的母亲是他家看守的奴婢,偷了他家的钱财逃走了,结果,士孙奋和自己的兄弟都被抓起来害死在牢里,家里的亿万家产全部没收,落了个人财两空的下场。

  梁 冀

  有钱不用是傻子,梁冀只是恶人不是傻瓜,他当然要大兴土木到处修建山庄园林和别墅,仅在河南城西就建了一座方圆有数十里的兔园。为了让兔园名符其实,他向全国各地下发通知调来活兔,并在兔子身上打上标记,然后放在园中。如果有人伤害了这些兔子,结果会很惨,不仅会遭受酷刑,还有可能被处死。如果有人以为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了佛,从一个恶魔变成了动物爱好者,那就上大当了。

  有个西域商人不知禁令,误杀了一只兔子,结果被砍了脑袋,而且还牵连其他十多人被砍了头。就连梁冀的两个亲弟弟私自派人到上党地区打猎,被梁冀知道了,他二话没说,把打猎的30多人全部杀掉。一时间,搞得人们见到兔子不是呜吁呐喊追上去,而是哭爹喊娘赶紧逃之夭夭。

  刘家的天空被梁大爷搞得乌烟瘴气,有只兔子憋得受不了了,跳起来咬了梁冀一口。这只兔子就是汉桓帝,他依靠一帮宦官的力量,逼得梁冀最后只好服毒自杀。不过,一个恶人倒下,却站起来一帮恶人,他们就是帮助汉桓帝的宦官集团。这帮人在汉桓帝死后,掀起了又一轮声势浩大的恶搞运动,导致东汉王朝渐渐走向衰亡。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