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广州湾租界条约:法国入侵广洲湾史实记录

  广洲湾是指广东高州府吴川县南三都田头汛以南的一个村坊及其附近的港汊海面。

  早在1701年7月,法国船“白瓦特(Bayard)号”由安非特里德船长带领来到中国海面,遇台风,停泊于广洲湾避风,乘机登陆窥探,见地形重要,港湾优良,便探测水道,绘制地图,返国时提交法国政府。法帝国主义早已有东侵的企图,发现了广洲湾这个地方之后,向东侵略的野心加速膨胀。

  在19世纪末的列强瓜分中国的狂潮中,法国夺取广洲湾的行动加快了:

  1898年3月11日,法国驻华公使馆代办吕班根据法国外交部长哈诺德的训令向清朝总理衙门提出四项无理要求,其四为:南省海面(按:指广东沿海海面)设立趸煤之所。

广州湾租界条约

  4月9日,法国指定:“中国国家将广州(注:此时的‘洲’已变成‘州’)湾作停船趸煤之所租与法国国家九十九年”。

  4月10日,清政府与法国互换照会,承认“同意租借广州湾与法国,租期九十九年,租界四至另议”。

  但中、法两国政府尚未派员协商和签订租借条约,更没有经双方派员共同勘查和确定租借地界范围,法国侵略者就迫不及待地于1898年4月22日,派海军准将福德·杜基吐鲁英舰长兼司令代表法国政府以接收广洲湾为名,在法国远东舰队分队司令吉戈特·德·拉·比道里爱尔中将的指挥下,悍然率领法国海军“巴噶号”、“袭击号”、“狮子号”等舰,载兵数百人,从安南(今越南)启航驶过北部湾、琼州海峡直航北上,从硇洲岛东面扑来,以武力强占广洲湾。法国侵略者的这一暴行,有现存法国外交部外交文件第六七号为证:

  海军部长柏拿特(Besnard)上将致外交部长哈诺德先生(Hanotoux)函:兹将鄙人顷收到远东舰队分队司令吉戈特·德·拉·比道里爱尔(G·D·La BedoLLiere)海军中将发来一电文之原文函送阁下阅览。

  柏拿特,一八九八年四月二十六日,巴黎

广州湾租界条约

  附:一八九八年四月二十六日发呈海军部长电报

  远东舰队总司令吉戈特·德·拉·比道里爱尔海军中将呈海军部长柏拿特海军上将电:

  我于今天——四月二十二日在广州湾之东南南方位于雷州半岛上(按:原文如此)的一个被放弃的炮台上升起法国国旗。

  军队登陆时曾举行庆祝仪式,巴斯葛号、袭击号、狮子号在距离炮台六百公尺处排成行列抛锚,鸣放礼炮二十一响,邻近村落居民来看热闹。

  拉·比道里爱尔,一八九八年四月二十二日,广西

  法军侵占吴川县南三都广洲湾村坊后,不顾村民的强烈抗议,在老梁村红坎岭修兵营,建炮台,作为扩大占领的桥头堡,迅速向现霞山、赤坎区扩展侵略领地。这激起人民的义愤,之后爆发了吴川、遂溪人民所进行的震惊中外的抗法斗争。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