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署《中俄密约》:李鸿章到底收没收佣金?

  19世纪下半叶,西方军事列强不断在远东扩张,俄国深感威胁加剧,它认为,让中国保持相对强大的军事力量,对俄国有好处。于是,俄国便在远东鼓吹俄中利益一致论,沙皇拟对华提出派遣军事顾问和提供军援,其目的是将中国变成俄国战略缓冲和扩大对华影响力。

  1858年6月,英法联军攻陷天津大沽,沙俄趁机向大清提出援华建议。俄国国务活动家、外交官和海军上将布加金(Евфимий Путятин)游说清廷,说中国目前内外交困,现有的武器不足以抵御太平天国起义和英法联军的进攻,应该赶快更新换代。俄国不仅可向中国提供武器装备,还可派遣军事顾问前往北京。

中俄密约

  清廷开始同意了俄国的建议,准备接受俄国向中国无偿提供10000支步枪,50门火炮,以及5名俄国军事顾问。不久,根据中方的要求,俄国枪械和军事物资发到远东中俄边界,再由清廷差人押送北京。1859年初,沙俄还援华军事专家组成立,组长选定为少将师长伊格纳季耶夫(Николай Игнатьев),他出身名门,他受命来北京时,还不满30岁。1860年,他代表俄国政府与清廷签署《北京条约》,可谓功勋卓著,回国后升为俄国国有资产部部长、内务部部长。那时,伊格纳季耶夫还为清军制定了一整套改革方案,其中包括构建军事要塞和建造兵工厂等。谁知,清军在与英法联军交手时,取得了几次小胜,颇为得意,头脑一热,就给沙皇发函,不仅谢绝了军事顾问团,连俄国已经运到中俄边境的武器装备,也搁置不要了。

中俄密约

  这时,伊格纳季耶夫已先行一步到了北京,他闻讯立即展开外交攻势,说服清廷接受俄国军援,加上清廷在西方列强的压力下,处境愈加被动。1861年,清廷最终同意接受俄国军援,至1862年,共有10000支步枪、能装备一个炮连的火炮及弹药、500枚火箭弹和70多箱子弹运抵北京。同时,经过朝廷批准,俄国军事顾问在蒙俄交界的买卖城等地,培训了6名清军军官和60名士兵。但好景不长,1862年1月,俄国军事顾问被叫停工,所培训的官兵悉数应召进京。同年,清廷奉行“独立自主”的国策,自行推动军队改革,组建新军部队,招聘英军教头,直到1895甲午中日黄海开战,中国再没有与俄国谈过军事合作。但俄国并不死心,1893年夏季,俄方邀请北京海军衙门代表,前往考察圣彼得堡海军部和喀琅施塔得军港,向中国代表炫耀其海岸要塞等军事设施,试探中方合作意向。

  再说,早在1883年,俄国就在北京建立了军事代表处,其基本任务之一,就是监控清军部队改革与动向。1892年起,沃卡科(Константин Вогак)上校走马上任北京军事代表处,他曾在远东服役,对东北亚时局深有判断,对中国旅顺港颇有研究,可见,俄军总参谋部派往中国的专家,都非等闲之辈,他们身在北京,不断将清军改革的重要情报,发往数千里之外的莫斯科。

  1895年,袁世凯受命在天津小站组建新军,以德军军训体制为蓝本,但后来朝廷有意开放,不再拘泥于德国一家,便征求包括俄国在内的各列强代表的意见。

中俄密约

  俄国觉得时机来临,俄远东滨海边疆区军区司令格罗杰科夫(Николай Гродеков)中将,再度提出军事援华的建议。他指出,中国军队状况堪忧,西方各列强为了各自利益,纷纷以军事顾问的名义,介入清军整改,唯有俄国有游离于事件之外,实为俄国战略失误。他对清朝官员说,西方列强的军事顾问,军训效果甚差,国际信誉已然动摇,只有俄军保持着强大的军事优势,对中国最有帮助。格罗杰科夫的意见,得到沙皇和俄军总参谋部的支持,一致认为,立即派遣俄国军事顾问进北京,符合俄国国家利益。

  此后,俄国加紧动作。1896年5月,沙皇尼古拉二世邀请李鸿章,作为大清皇帝代表出席其莫斯科登基大典,而陪同李鸿章前来莫斯科的,恰是俄国北京军事代表处沃卡科上校。李鸿章当时完全不知,所谓应邀参加登基大典,却也裹含着俄国的一个巨大阴谋,那就是诱迫清廷签署强盗条约——《中俄密约》。

  俄国高层欲借清廷甲午战争失败,希望联俄抗日之心理,通过对李鸿章软硬兼施,许以300万卢布重金好处费,逼其就范签署条约,将中国东北区域彻底变成了俄国势力范围,进而为俄国南下攫取华北大部和长江流域奠定基础。1896年6月3日,《中俄密约》在莫斯科签署,而其文本竟 是俄方事先准备好,硬塞给李鸿章的。《中俄密约》中所涉及之6款,无一不损害中国国家利益,尽显俄国称霸远东之心。

  《中俄密约》是俄国胁迫中国签署的、两国间第一个军事政治结盟协议,它旗帜鲜明地将矛头指向世界列强,它也代表俄国远东对外政策的重要转型。《中俄密约》签署后,俄国并未忘记“对华军援”。俄国北京军事代表处沃卡科上校,为了积极扩大俄国对中国军队的影响力,在中国朝野极力解释《中俄密约》里,两国军队“尽行派出,互相援助”的条款内涵,说明其包括派遣军事顾问的含义。他还花重金,买通天津出版的《国闻报》编辑部,不断刊登鼓吹俄国外交和军事优越性的文章。

  果然,1896年秋季,清廷正式请求俄国派出军事顾问,前往北京任教。那时,沃卡科上校心里乐开了花,他最很清楚,这个结果是俄国对中国施压所致。当年5月,他陪同李鸿章前去莫斯科,参加沙皇尼古拉二世登基大典的时候,就通过私谈,把清廷的老底摸得一清二楚。那时,李鸿章对他说,中国迟迟不敢邀请俄国军事顾问,主要原因是担心西方列强不满,招致严重后果。沃卡科上校事后对俄军界高层说,既然大清总理衙门恐惧西方列强,那也应改害怕俄罗斯帝国,我们既已决定派遣军事顾问,就要动用手段,断然履约,李鸿章不答应也得答应。

  1897年8月,奉俄军总参谋长奥勃鲁切夫之命,俄国皇家近卫上校团长沃隆诺夫(Павел Воронов),受命率两名军专家,组成顾问团问前来北京,前往北京,培训清兵陆军。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