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忆日军暴行:称劣等民族不配吃大米白面

我叫李庆坤,1937年6月出生在辽宁省台安县西佛镇通江子村的一户贫农家庭。我出生没多久,日本鬼子就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卢沟桥事变)。其实,早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鬼子就占领了我们村。

小时候,常听母亲说,鬼子来了就开始疯狂地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只要看谁不顺眼,轻则一顿毒打,重则便枪毙。所以在那个时候,我们最害怕也最憎恨的就是日本人。

等我记事后,村里已经没有什么男人了。因为鬼子和白狗子(伪军)到处抓苦力、抓壮丁,男人们跑的跑、死的死、被抓的被抓。

鬼子还规定中国人不准吃大米和白面,他们说我们是“支那人”,是劣等民族,不配吃这种“高级”食物,只有他们日本人才配,否则就是违法,发现了要杀头。地里没有壮劳力干活,仅凭老弱病残和妇女耕种,没什么收成,还得交军粮,我们根本吃不饱饭,有时候甚至连麸皮都吃不上。

记得我7岁那年,有一天,鬼子和白狗子又来抓壮丁,我和母亲怕被杀,便与邻居七八个妇女一起躲到后院一个姓庞的老太太家的里屋。庞老太太六十多岁,脾气大,泼辣厉害,天不怕地不怕。她的脸脏兮兮的,穿的也邋里邋遢,我们脸上也都抹了锅底灰,披头散发,猫在一起吓得发抖。我和母亲躲在最后面的旮旯里,不敢出声。我听到至少有两个鬼子在门口“呜哩哇啦”地乱叫,好像要进屋,但庞老太太非常凶,就是不让进,嘴里喊着:“你们干啥!这是我家,凭什么进来,不让进!快滚!她们都是我家的,没男人!快滚……”估计是鬼子看是个脏老太太,屋里也脏兮兮的,就去别处了。后来,听我母亲说,鬼子找不到壮丁,又跑回来撒气,我家旁边一家刚结婚不久的新媳妇,便被鬼子糟蹋后,和婆婆一起让鬼子用刺刀给挑死了……

我老伴叫黄清文,生于1929年12月,和我是同村的。他还不到两岁,就赶上日本鬼子开始侵略中国东北。他说他13岁那年,有一回日本鬼子到村里抓壮丁,听说是去修碉堡和炮楼,村里好些男人都被抓去干苦力了。他和另一个年轻男子怕被抓上有去无回,就东躲西藏连夜逃跑了。后来他沿街乞讨,在外面躲了大半年,等风声过后才回来,而家里已是破败不堪,穷得连锅盖都揭不开了。我婆婆就让他去给地主家扛活(打零工),混口饭吃。就这样,他去了一家姓李的地主家喂猪、砍柴、打扫卫生,什么脏活累活都让他干。因为他年纪小,还经常受到其他扛活的欺负,有时候抢不上饭他就饿着。地主一年只给他不到50公斤的高粱(带皮)作为报酬,以维持全家生计。这一干,便从13岁一直干到鬼子投降。

1947年,老伴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他先后参加过辽沈战役、塔山阻击战、黑山阻击战、淮海战役、平津战役、汉浔间渡江战役,进军解放大西南战斗。老伴参军后,勤奋工作、服从命令、不怕牺牲,于1949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0年10月,老伴入朝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经历数次战役,于1953年春节前夕回国。回国后他投入到海防国防工程建设以及原子弹、导弹试验基地等的建设中。曾荣立三等功4次、小功10余次,先后荣获解放华北、解放华中南、解放西南纪念章各一枚,以及抗美援朝纪念奖章、全中国解放奖章等。

我和老伴经历过抗日战争,承受了太多苦难,能幸运地活到今天,要感谢中国共产党。我们深信,唯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跟着党走,才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