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中的衢州机场:美军战时相当重要的前线机场

衢州机场多灾多难,从抗日战争一开始就成为日军的靶子。它不仅是我军英勇作战的见证,而且承载着中华民族在抗日战争中的奉献和深重灾难。

机场始建于1933年,当时未作国防之用,时修时停,规模不大。抗战开始,淞沪会战中杭州笕桥机场失守,衢州机场的作用立时显露出来。于是,第一次加工赶修,在赶修中,受到日军轰炸,五十余名民工在机场伤亡。

次年2月,日军乘漫天大雪之时,渡过钱塘江,占领萧山,有沿浙赣线西进。值此,我统帅部恐日军占领机场作为基地,乃下令破坏。三战区连夜征集结民工七千人,在机场跑道纵横挖沟数千公尺。

1941年6月,日军偷袭珍珠港发动了太平洋战争。拥有空中力量的美国人参战,衢州机场战略地位再次上升。三战区长官顾祝同、浙江省主席黄绍竑亲来衢州,专门为再修机场召集专员县长会议。要求机场规模以停留五十架美国重型轰炸机为标准。顾祝同还宣布,要在六个月内完成,违者以贻误戎机论处。参加会议的各专员、县长听了均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敢说话。黄绍竑心里也清楚这是一顶极其艰巨而又不得不拼力完成的任务。见会上如此情况,也只有含着泪动员:“我们负地方责任,固然有我们的困难,但军队方面的困难,比我们还厉害。长官的命令要怎么办,就得绝对去做,流血牺牲,就是我们最后的责任。”各专员县长见省主席如此说,也就立下军令状,纷纷表示拼死以赴。

机场修建要征集二十公分直径的木头三百六十万株、毛竹九十万根!如此巨大的数目,周围十多个县都是征集范围,有的县人均一株。有的偏远的县,到机场的距离超过二百公里,也得肩挑背扛,翻山越岭送达。时正春节,大雪封山,数十万民工冒风顶雪,随伐随送,向衢县涌来。有的县长、县党部书记,与民工一道背木头,民工同政府官员时有因病因伤劳累亡故者。

征料征工同时进行,民工数目按各县壮丁摊派。民工得自带干粮,自备炊具,日夜赶工。现场民工经常在二万以上,多则达到四万。工地住宿卫生不备,遗矢遍地,饥疲疾病肆虐,加之日军不时轰炸,民工死伤无数。

更有甚者,日军窜犯,动态不定。当闻日军来窜,即下令破坏,敌人不来时,又下令复修,复破复修,疲于奔命。

1942年4月,美国空军杜立德中校穿梭飞行轰炸东京。机群从日本东面千余公里的海面航空母舰起飞,轰炸东京后,直飞中国大陆,衢州机场就是当时计划的降落点。

日本人没头没脑地挨了一顿炸弹,咆哮之中把怒火发泄到中国人身上。下令摧毁中国东部机场,于是浙赣会战开始。

日军以九个师团发起攻击,六个师团从上海、杭州方面沿浙赣铁路向西,三个师团从江西南昌方面沿铁路向东,两面夹击衢州。会战开始后,长官部下令破坏机场。机场上二万余民工,上午还在抢修未完工程,下午又接来破坏的命令,而且任务紧急,限令三日完成。在场民工不够,又临时征到七百余人,包括老弱妇女,一起参加,还调来一批工兵参与作业。三天三夜,彻底破坏。

日军占领衢州后,机场成了日军飞机的起降点,又赶来七千俘虏和民工复修机场。俘虏民工被长绳拴成一串,先踏地雷,再填壕沟。旬日之间,我同胞死亡者达已千计,死者均被抛于壕内,再用土填平。

数日抢修之后,日军即在机场停机十余架、数十架不等。时值阴雨连绵,继之山洪瀑涨,一夜之间,机场积水如一片汪洋,敌机如扁舟般四散漂流。

水退之后,敌机不敢再来停,但抓工抢修仍在继续。至8月下旬,会战结束,敌开始撤退,又四出抓来民工万余,以刺刀皮鞭威逼,彻底破坏。民工饥不得食,病不得休,稍不遂意,即用刺刀刺死,或用锄头猛击。机场内外,血流遍地。这是机场的第三次抢修与破坏,连周围的建筑物也一概不留,破坏程度较更为彻底。

敌人退后,长官部又下令复修,但此时机场上已到处是骷髅白骨,满目凄凉,令人怵目心惊。

到了1944年,为争夺机场日军发动第二次浙赣会战,我川军145师奉命守卫衢州,团长刘一(成都华阳人)与敌激战,在机场光荣牺牲,满腔热血抛洒在机场。其后,我军夺回衢州,交由川军26师驻守。26师以第78团于丕富团长率部应命。日军再度包围衢州后,长官计划以78团为核心拖住日军,再以大军从外线重度围困,以全歼敌人。不料天气突变,暴雨不停,致使山洪阻路,包抄计划无法实施。长官部下令78团突围。结果78团全军覆没,团长于丕富牺牲。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