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儿庄敢死队忆夜袭:日军大叫 很容易找目标追杀

   讲述人:李伦 (著名抗战将领李宗仁之侄) 83岁

     讲述时间:2014年8月17日

     讲述地点:美国纽约

      8月17日,北京时间22:00。

    这时的大洋彼岸纽约,正是早上10点。在大众网的办公室里,我们如约拨通了李伦先生的电话。电话那头,李先生 十分热情,并且健谈,虽然已是83岁高龄,但思维和口齿非常清晰。在一声标准美音“hello”之后,先生一口慢慢的、带着浓浓广西味道的普通话,一下子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九叔睡眠极少,常在夜晚叙述战事

     李伦是著名抗战将领李宗仁的侄子,是李宗仁亲哥李宗唐之子。1938年春,在山东鲁南地区打响的台儿庄大战,重创日军两个精锐师团,歼灭万余人,是抗日战争初期,中国军队取得的最大的一次胜利,李宗仁作为当时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是台儿庄大战重要的领导者和指挥者之一。

     与李伦先生的交谈,自然从李宗仁先生说起,因为李宗仁在族谱中排行老九,家人便称之为“九叔”。李伦先生到美国后,一直与九叔同住8年,空闲时间,经常听九叔叙述当年的回忆,少时的夜晚,便成了爷俩共温战争往事的“故事时间”。

     在越洋电话的那头,李伦先生为我们娓娓道来:

     九叔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生活习惯,即是他睡眠极少,他自 己说每晚只睡两小时,能睡上三四个小时就是了不起的享受。所以在战场上敌方呼呼大睡时,他则在沙盘推演,预测敌人之攻守法则,巧布敌人料想不到的战术等。 由于他精力过人,常为战场上之常胜将军,所以他常笑说,短少睡眠是他一项军事秘密武器,也因为他极少睡眠,晚上常与我天南地北地叙述战役往事,讲到深夜, 尤其是周末,往往谈到天明。所以九叔叙述的陈年往事非常之多,远比唐德刚教授替他著的回忆录更为丰富详细。

   “杂牌军”配发枪支欢呼,力抗日军精锐师团

    九叔多次向李伦先生提起台儿庄大战,在九叔的口中,台儿庄战役是一场大血战,是中国军队第一次打败日本军队的 大会战,震撼国际,令敌惶恐。李伦说,在台儿庄战役之前,日本侵占中国、抗战爆发时,九叔就发表了《中国抗日战争计划》,提出了焦土抗战--诱敌深入,坚 壁清野,另蹈泥沼,必致败亡。

     关于当年那场历时一个多月的血战,九叔讲述的其中几个细节,有几个至今令李伦难忘:

     九叔常说起,在台儿庄战役中,地方部队(即杂牌军)受 中央政府歧视,令人伤心不已,他们初到台儿庄时,是3月天气,只穿单衣、草鞋,没有绑腿带(这种绑腿带是行军时双腿不会酸痛的必需品,尤其是急行军时), 枪械老旧,子弹奇缺。九叔向中央政府争取发送枪支弹药。给地方部队时,兵士犹如小孩子获得一块糖果般欢呼。分发冬衣、军饷时,官兵感动哭泣说“德公厚 道”。叙述此事时,九叔喃喃自语说,他根本不是厚道,而是做事公平,与士卒共甘苦。

  九叔与庞炳勋坦诚交谈后,获得补充装备,保持所部完整,在台儿庄庞军以一支“杂牌军”力抗日军精锐板垣师团,令随军观战的中外友邦武官、记者叹为观止。

    “敢死队”壮士不图赏银,杀敌是为国效力

    在台儿庄大战中,李宗仁给孙连仲下命令,悬赏10万银元,组织敢死队夜袭敌营的故事至今广为流传,敢死队临危 受命英勇杀敌,为台儿庄大捷立下汗马功劳,也是抗战史上不可磨灭的光辉篇章。这段历史,也成为九叔经常向李伦讲述的故事,但其中的很多细节却没有来得及在 《李宗仁回忆录》中写到。根据九叔当年的讲述,李伦先生通过大众网对这段故事进行了补充: 

     敢死队出发前,对10万银元悬赏并不热衷,他们说今夜杀敌是为国效力,能否回来是未知数,能回来就领赏,不能回来,请长官、队友代祭一杯酒就感激不尽了。这种壮士之言,感人肺腑。

  敢死队员有秘密暗号,我只记得九叔说,敢死队员出发前 将左袖卷起来剪掉,冲入敌营时,微光下一见“双袖”“光身”之敌,先用枪射击,近身用刺刀、大刀砍杀,在黑暗中一摸对方有“双袖”或“赤身”者,立判敌 我。或叫“老乡”口号,立刻分明。后来敢死队归来说,趁日军熟睡,一冲敌营,日军士兵就乱作一团,哇哇大叫,很容易找到目标追杀。

  台儿庄大捷后,敢死队阵亡者,两倍赏金寄给其家属,全队公奠英雄。

    在台儿庄大战期间,当地民众团结一心,支援前线,老百姓集体拆门板、装沙袋,加固城墙。李宗仁先生对此也念念不忘,他常告诉李伦这样的全民抗战场景:全国各地也有慰劳团到战场慰问,鼓励军队士气,台儿庄大捷,是全国军民齐心团结一致奏响的胜利凯歌。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