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史密闻:日记曝光日本间谍假扮药商对华测绘

   众所周知,为发动侵华战争,日本在战前曾做过周密而细致的准备,尤其是大比例军用地图绘制之精准令人咋舌。然而日本秘密绘制这些地图的细节,外界却知之甚少。近日《环球时报》记者获得一份当年日本间谍的日记,其中记录了他是如何假借药商掩护身份,在中国多地秘密测绘军用地图的经历。这也为日本侵华罪行增添了一份铁证。

  在内蒙古测绘险些丧命

  这本日记名为《村上手帐》,作者是一个名叫村上千代吉的日本人,二战前曾化名花田宽在中国绘制军用地图。村上千代吉于1879年12月12日出生在日本宫城县伊具郡藤尾村。1900年,他被台湾土地调查局聘为雇员,开始了地图测绘技术员生涯。日俄战争期间,他就被派往朝鲜,负责绘制朝鲜北部与中国接壤地区的军用地图。

  村上在日记中写道,秘密绘制军用地图听起来让人感到热血沸腾,好像可以名垂青史,实际上恰恰相反。由于这项工作的特殊性,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和中国社会自然地融为一体,越不起眼越好,悄悄地“把这个国家偷走”。教官警告他们,哪怕有一丁点差错,都将被视为莫大的失败。

  1907年,村上被派往内蒙古等地秘密执行地图测绘任务。当时的兵荒马乱,让他遭遇过一次死里逃生的恐怖经历。那天约凌晨3时,睡梦中的村上听到屋外突然人马嘈杂。他刚伸出头试图一探究竟,此时枪声响了,冲进来一群人。村上灵机一动,抄起手边的行李朝房间对面的窗户扔过去,自己趁机从另一边的窗户跳了出来。混乱中村上中了枪,但仍拖着受伤的身体疯狂向北狂奔,怀里紧紧抱着装有测绘图的包裹。但这个包是白色的,夜里特别显眼。村上赶紧把包裹拆开,将测量图带在身上,测量笔记则藏在草丛里。就这样,他一口气跑了几十里地,直到听不见枪声和人声,才算是勉强逃过一劫。

  潜入中国前先“辞职”

  一战爆发时,村上已经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地图测绘员。1914年9月,日军在攻打当时被德国控制的青岛时,日本参谋本部决定向山东地区派遣临时测图班秘密绘制军用地图,为扩大战争做准备。村上抓住了这次更高级别的测绘活动。他记录道,“临时测图班的选拔标准十分严格,不仅要完全掌握潜入式秘密测量方法,还要熟识各地地形”。上级发放的“临时外邦测图规则”中反复强调,军用地图测绘工作要求绝对精准,不容分毫差池,因为“错量一毫都有可能酿成重大事件”,且“事关国家安全和个人名誉”,因此要务必遵守。此外该规则中还规定,所有测绘员提交给参谋本部的报告书一律以书信形式邮寄到东京世田谷邮局,收信人为石光真清。此人表面上是世田谷邮局局长,暗地里协助参谋本部从事谍报工作。

  当时日本外务省担忧日本的国际形象可能受影响,反对在境外进行秘密地图测绘工作。但日本军方一心想要赢得战争,和外务省的矛盾日益尖锐。潜入中国行动开始之前,入选的16名日本测绘员都被要求辞职。因为秘密绘制军用地图一旦暴露,很可能变成重大外交事件。测绘员被告知,遭遇这种情况时,日本政府会解释说“这完全是个人行为,与日本政府无关”。

  借助药商作为身份掩护

  1914年10月31日,村上从台北出发,途径上海于11月11日下午到达天津。刚下船,他就马不停蹄地赶到驻天津的中国驻屯军司令部听取各项指示安排。村上负责的区域是河北盐山、山东德州、庆云和乐陵。为掩人耳目,司令部为每个测量员都准备了普通中国百姓穿的布衣布鞋。司令部还规定了暗语,“卖药”和“经商”暗指“测绘工作”,“营业额”是指“绘图进度”,“损失”则代表“误差”。

  11月14日一早,村上从天津出发,晚上8点到达济南,但紧张感让他整晚都无法入睡。第二天,村上到济南城内西门大街的日本商人文明公司大药房买了很多不同种类的药品,作为伪装卖药商人的道具。此前已在中国开始测量活动的细井忠道(本名海老原忠右门)对村上说,自己负责的地区中国警察和军队的监视严格,土匪跋扈猖獗,“经商太困难了”,但村上负责的北部地区情况相对稳定,“应该不难”。

  然而,一切都没有想象中顺利。当时这些日本测量员从采集整理数据、画出草图,到绘制精准地图都只能单独完成。虽然他们可以配备圆规、指南针等简单绘图设备,但为掩人耳目,主要采用的方法还是步测,工作量非常大。村上在日记中写道,“1914年11月26日。大风。早上5点半起床,洗漱完毕后没吃早饭就出门‘卖药’了。东北风凛冽,气温很低,荒山野岭连个能喝口热茶的地方都没有。”“1914年12月2日。晴天。本想趁今天天气好步行70华里‘卖药’,画个大圈,不料发现了以前的‘损失’,光修改这部分就花了5个小时,一直折腾到晚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村上的情绪也越来越低落。“1914年12月31日。大风。今天是日本的除夕,可这和我没什么关系,‘卖药’工作风雨无阻,全年无休。这段时间我尽心尽力,‘营业额’却不甚理想,全身心投入到事业当中不是应该快乐吗?”此时中国北部的局势也开始紧张起来,警察越来越多,村上经常夜不能寐,住所也搬了又搬。

  抱着“干一天算一天”的想法,村上在严寒中的“卖药”工作艰难地进行着。2月27日,他终于完成“营业额”,登上了回日本的船只。

  从1905年5月至1938年去世的34年里,村上千代吉一共写了32本日记。后来被他的孙子佐藤礼治在他妻子的遗物里发现,于1995年转交给日本学者牛越国昭。牛越说,村上日记的内容虽然丰富,但可能为了自我保护,他常常使用一些符号和暗语,现在仍有很多谜团尚未解开。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