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老兵讲述腾冲血战:参军只为不做亡国奴

     “抗战期间,看到的、听到的事都惨不忍睹,说起哪件都心痛得很……”

  15日,站在新开馆的滇西抗战纪念馆内,88岁的抗战老兵卢彩文陷入难以抑制的回忆中。在他身后,数千个中国远征军使用过的各式头盔,整齐地悬戴在迎面而来的三面高墙,神似布防的士兵匍匐在悬崖绝壁上。

  卢彩文是滇西抗战老兵中年龄最小的一批。16岁时,他参加黄埔军校第19期大理干训团。毕业后,入编第十一集团军,从事情报工作。

  虽然没有扛枪上过战场,但是提到黄埔生这个称谓,卢彩文的眼中还是熠熠闪光。“当时我还是一名初中生,腾冲沦陷,我就去考了这个干训班。我很清楚办干训团就是为了滇西大反攻。”

  谈起参军的原由,卢彩文向记者讲诉起当年的滇西瘟疫:1942年5月4日,恰逢保山集市,学生们正在街上游行,防空警报未响,日本飞机突然出现,一顿狂轰滥炸把保山炸得稀烂。到处都是死人,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臭味,染成瘟疫,并蔓延至大理一带。“我在大理漾濞的一个小城镇,看到不停有老百姓抬着棺木从我住的旅社门口走过,心里非常难过。这也加深了我想抗日的决心。”卢彩文说。

  卢彩文从大理回到家乡村子的第一天就亲眼见到日本兵杀人。“把人绑在树上,硬生生用刺刀刺破肚子挖出心肝……”卢彩文几度中断讲诉,不忍细说,“太残忍了,他们抓住中国的俘虏,就用铁丝把锁骨穿起来,以防逃跑”。

  谈起曾经的战役,老人望着展馆内的松山战役实景再现,眼里有泪光一闪而过。“从1942年至1944年,腾冲的土地上枪声从未停止过。曾有老兵跟我讲,松山一役及其惨烈,战争结束后爬山上去看,没剩一根草一棵树,只剩下红土,”卢彩文告诉记者,60多年过去了,腾冲人提起此战,依然心痛不已。

  “战争如此惨烈,为什么你们还是会选择参军抗日?”被问到这一问题,卢彩文和其他老兵都给出了相同的答案—“不愿做亡国奴”。

  如今,比卢彩文年长的大部分老兵陆陆续续都走了。几乎腾冲每场与抗战有关的活动都可以见到卢彩文的身影。“岁月能冲淡记忆,却冲不走中国人曾遭受的苦难,更抹不掉日本曾犯下的罪行。我只是希望后人能以史为鉴,奋发有为。只有我们有实力了,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才能谈和平。”卢彩文说。

  滇西抗战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云南省保山市腾冲县是滇西抗战的主战场,有“一寸山河一寸血”的说法。从1942年初日本侵犯滇西到1945年1月收复滇西全部失地的3年里,腾冲各族人民和中国远征军、美国盟军、爱国华人华侨一道付出了巨大的牺牲,首创了全歼日本侵略者的战例,赢得了滇西抗战的全面胜利。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