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刘桂英:护士班五个人只剩她走出了野人山

  今年已经95岁高龄的刘桂英老人是一位抗战老兵,曾参加中国远征军,赴缅甸,是当年远征军护士班在撤退途中,唯一幸存的女护士。虽然已时隔多年,但只要一提起“野人山”,刘桂英老人就会热泪盈眶。为什么呢?1942年4月,中英盟军战斗失利。由于当时日军切断了远征军回国的所有通道,缅北的“野人山”成了刘桂英所在部队撤退时的必经之地。在刘老的记忆里,那里全是原始森林,山叠着山,树连着树,还有总也下不完的雨。对于弹尽粮绝的远征军来说,在野人山的撤退之路,就是一条死亡之路。

      这一路刘老最害怕的就是蚂蝗。刘老说,这种“吸血鬼”一旦粘在身上,就很难脱身。它钻进皮肤后,即便捏住一头往外拉,另一个头还留在人体里继续吸血。有一次,她不得不用火烤,才把蚂蝗逼出来,你猜怎么着?居然一下子从腿里抖出来几十只蚂蝗。除了蚂蝗,突如其来的山洪,也时刻威胁着她们的生命。当时正处雨季,过浮桥时,人走不稳就很容易掉到水里,被洪水淹没,刘老就亲眼见过10多个士兵,瞬间就被山洪卷走了。撤退时,刘桂英一直和护士班的其他四名女护士结伴同行。进了野人谷后,死神开始陆续降临。先是一个走在后面的护士,突然被狼咬住了喉咙,当场身亡。没多久,一名护士染上了瘴气病,高烧不退,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居然跳了崖。后来,又有两名护士分别因为感染瘴气病和误食有毒的野果,相继去世。

  3个月后,刘桂英终于走出原始森林,在盟军的物资补给站,吃到了3个多月来第一顿白米饭。而这时,原本5个人的护士班,只剩下了她一个人。护士远征军女兵出生于湖南长沙的刘桂英,从小就是个孤儿,所幸被一对养父母收养。可惜养父母在她10岁时,也相继病逝。在养父的朋友的帮助下,她进入长沙贫女院,学习了7年。毕业时,她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长沙一家医院的护士班。抗战爆发后,年仅18岁的刘桂英报名参军,被分配到野战医院,就这样,成为了一名战地护士。

  随部队回国后,刘桂英跟随丈夫到了安徽生活,成为了一名老师。尽管如今已年近百岁,刘老的身子骨却依然健朗。女儿说,母亲是个倔强的老太太,因为走过“野人山”,她再没怕过任何困难。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