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恩伯的抗战经历:南口台儿庄两仗赢得铁汉威名

  概述

  汤恩伯(1898.9.20 ~1954.6.29 )国民党军陆军上将。名克勤,字恩伯。浙江武义县人。黄埔系骨干将领。抗战时期(前期和中期)表现突出,被日军视为劲敌。

  个人履历

  1908年入汤村普岭殿私塾启蒙。

  1912年入武义县壶山小学读书。

  1916年高小毕业,入省立金华第七中学就读。

  1917年转入浙江省体育专科学校学习。

  1918年与永康籍马阿谦结婚。

  1919年浙江体专毕业,留校任教。后入援闽浙军讲武堂学习。长子汤建元出生。

  1920年讲武堂毕业,任浙军第1师排长,是陈仪的部下。浙军溃败后回乡,任东皋警察所巡官。

  1921年与武义巨富之子童维梓东渡日本。

  1922年3月考入日本明治大学法科,主修政治经济学。

  1924年5月辍学,回国筹集求学经费。经陈仪保送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18步兵科学习。

  1926年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回国任教陈仪部第一师少校参谋。与王竟白结婚。

  1927年任南京国民革命军第19军中校副团长,后任总司令部参谋处中校参谋,嗣后升任作战科科长。

  1928年任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步兵第一大队上校大队长,12月升任该校第七期第一总队教育处少将教育长。在校期间著《步兵中队(连)教练之研究》,博得蒋介石赏识。

  1929年任军校军官教育连副连长,连长,军官教育团步兵营营长。

  1930年任中央军校教导第二师第一旅少将旅长,部队改编后任陆军第四师副师长兼第十旅旅长。

  1931年任第2师中将师长。

  1932年任陆军第89师师长,后兼第四师师长。

  1933年回乡祭祖,巧理纠纷后重修岭下汤祖坟,蒋介石为其墓碑题词“中山发祥”。

  1934年任赣粤闽鄂“剿共军”第十纵队总指挥兼第四师师长。

  1935年任陆军第十三军军长兼第四师师长,晋升为陆军中将军衔。

  1936年兼任陕北“剿共”善后办事处主任。率部驻绥远集宁,抗击伪蒙勾结日伪进犯。


  1937年8月任第七集团军前敌总指挥,驻防南口迎击日军。“七七”卢沟桥抗战爆发后,指挥所部国民革命军第13军在南口地区抗击日军进攻,予敌重创。9月任第20军团军团长兼第13军军长。10月率第13,第52军驰援晋绥。翌年任第九战区第一兵团总司令,3月率部参加台儿庄战役和徐州会战,获国民政府嘉奖,被授予青天白日勋章。6月任第31集团军总司令,先后参加武汉会战、随枣会战。冬兼任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教育长。

  抗战初期,汤恩伯为第二十军团军团长,参加战役包括南口血战、鲁南会战,与及台儿庄会战。1937年汤恩伯率第13军在怀来、南口、居庸关一线与日军血战10日,直到张垣失陷;台儿庄会战中汤持观望态度,是藤县战役而台儿庄战斗不利的罪魁祸首,仅以蒋为马首是瞻,但亦种下他与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之间的不和。之后汤兼任第九战区第一兵团总指挥,第三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抗日期间以自己利益为核心,以中央军自持,对友军不积极救援。

  1940年任鲁苏豫皖边区党政分会主任兼边区总司令,第31集团军总司令。1937年至1940年之间初转战华北,多次重击日军。是日军在华北少数有所畏惧之坚强部队,第三十一集团亦被日军称为“汤恩伯部”。1940年后汤恩伯兼任鲁、苏、豫、皖四省战区的行政长官。汤恩伯善于机动,擅长外线攻击敌军侧背,在中央军中战术别具一格,不像其他中央军那么呆板。

  1943年当选为三青团中央委员会干事。

  1944年任黔桂湘三省边区总司令,4月在豫湘桂会战中其40万大军不战而逃,一溃千里,赢得了“长腿将军”的称号。日军攻克的汤恩伯部仓库中,仅面粉便存有100万袋,足够20万军队一年之用。有人尖锐的指出其大溃败的原因是“将失军心,军失民心”。因为贵州方面的张发奎不断告急,而汤恩伯在河南呆不住,9月蒋调其出任黔桂边区总司令。12月独山陷落,陪都震动,急调汤部孙元良29军由四川入贵州解围。

  1945年3月任陆军第3方面军司令官,兼任滇黔战区前线总指挥,率部参加桂柳追击战。5月当选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至1945年7月在广西发动华南大反攻。9月抵上海,主持京沪地区日军受降。1945年日本投降后,奉命抢占京沪地区,收复南京,任南京卫戍总司令、徐州绥靖公署第一兵团司令。

  1946年2月,获“陆军中将加上将衔”4月任京沪卫戍总司令。7月任陆军副总司令兼兼南京警备司令。

  1947年3月兼第1兵团司令官,率部参加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5月孟良崮战役所部整编第74师被全歼。汤被撤职查办。7月代理陆军总司令

  1948年8月任衢州绥靖公署主任。12月升任京沪警备总司令。

  1949年1月任京沪杭警备总司令,奉蒋介石之命凭借长江天险固守京沪杭地区。,4~5月,所部主力在人民解放军发动的渡江战役、上海战役中被歼,残部溃退厦门,5月任国防部厦门指挥所主任。7月任金门厦门防卫部主任,8月任福建省主席兼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厦门分署主任。10月29日由金门去台湾,任台湾“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

  1950年任“总统府”战略顾问。闲赋在家。

  1953年一月率国民党军事代表团访问日本。

  1954年5月赴日本医治胃疾。6月29日在日本东京庆应大学医院去世。7月葬于台北县南宫之壶山,后迁葬于五指山公墓。病逝后被追晋陆军上将。

  评价

  汤恩伯是少数日本人畏惧的抗日名将。他以南口血战及台儿庄会战被称为“抗日铁汉”,对中国抗日战争的贡献不可磨灭。他在因功晋升、统御大规模部队后,数十万成分复杂的军队单靠对河南省征收粮饷,无力顾全军纪,造成河南平民倒戈帮助日本人占领河南。河南人以“水、旱、蝗、汤,河南四荒”形容河南当时之四大灾害,其中的“汤”就是汤恩伯;依照汤恩伯的宿敌李宗仁在其回忆录的暗示,汤恩伯军队的军纪非常败坏。据称吴国桢亲眼目睹汤恩伯“吃空额”、“盗卖军用汽油”等行为。

  汤恩伯在对共产党的战争后期的表现只能用“糟糕”一词来形容。这不仅加深了中共方面的宿怨,也令他最终失去蒋介石的青睐。因为战争状况受限于大环境,汤恩伯屡战屡败、或不战而败。但汤恩伯唯效忠蒋介石,将国家财物及军队尽可能运往台湾,对台湾亦属有功。长期副手陈大庆在台湾当到中华民国陆军总司令、台湾省政府主席、中华民国国防部长,亦可见汤恩伯的资历。

  汤效忠蒋介石、蒋亦重用汤,汤推荐其恩师陈仪任浙江省主席,蒋照准。但陈仪见大局不利,屡次鼓吹汤投共,动辄骂汤不识时务。汤原不回应,但终将陈投共心态告知蒋,原条件是保陈一命,但事情发展牵涉陈以往恩怨,且蒋欲杀鸡警猴,陈仪又拒绝向蒋认错,汤虽全力营救,但遭到蒋拒见,无法挽回,致陈仪被蒋枪毙,在到达台湾前,他还背下了“卖师求荣”的骂名,并被免去了一切职务,汤仕途亦告终。

  汤恩伯在抗战中期晋升主政河南的一方大员,开始疯狂扩军,建立自己的派系,当时和陈诚,胡宗南并称黄埔系三大派系。由此引起蒋介石的猜忌,河南会战遭到惨败后,蒋介石就开始肢解他的派系,他的嫡系起家部队13军再也不让汤指挥。

  汤恩伯派系的主要将领有:王仲廉,石觉,陈大庆,张雪中等。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