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在南京燕子矶杀5万军民:数百僧人超度尸山

      燕子矶自古是金陵名胜,就在乾隆“御碑亭”东侧不远的半山腰处,也有一座静静伫立的碑亭——燕子矶江滩遇难同胞纪念碑。1937年12月,5万多解除武装、在燕子矶江滩等待渡江的中国军民,被日军包围封锁,逐一射杀。屠杀结束后,附近四座寺庙的几百名僧侣,面向尸山血水,为亡魂诵经超度。

  “日夜机枪哒哒声不绝,俱击毙我同胞也”

  1937年12月,南京城破在即,原本宁静的燕子矶乡间,挤满了从城里逃出的军民。8年后,一名叫刘守春的警察,向还都南京的国民政府,讲述了当时他在燕子矶的见闻。根据《原罪——侵华日军在南京栖霞暴行录》一书,刘守春看到,日军士兵“每见中国青壮年者,掳掠至江边……用机枪击毙之,日夜机枪哒哒声不绝,俱击毙我同胞也。”他所属的首都警察,一部退到燕子矶,被“枪杀约有二千余”。血战南京的国军第88师,在沦陷后被打散。年仅19岁的士兵郭国强躲进今天幕燕风光带景点之一的“三台洞”,一天一夜的枪声后,郭国强看到,在江滩上已经堆积了两万多“中央军”士兵的尸体。在躲过日军的盘问后,郭国强逃至八卦洲的下坝村定居下来,直至抗战胜利。

  江滩成为刑场。战后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判定,死难同胞“在五万人”以上。日军离开后,燕子矶一带四座古庙的几百名僧人,发现江滩的尸山血海。所有人一起跪拜,口念《弥陀经》《往生咒》。

  碑亭“缺一角”警示今人毋忘山河破碎之耻

  虽然在战后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时,中方未提出燕子矶的集体屠杀,但多方证据下,日军犯下的罪行无可辩驳。1985年8月,南京市人民政府设立了燕子矶江滩遇难同胞纪念碑。

  这是一处设计为碑亭形式的纪念碑。值得注意的是,这座亭子只有三个角,平面看,是一个等边三角形。而中国园林中,传统的亭子要么是四个角,要么是五角或六角。“这不是设计者的疏忽,也不是建成后的自然损害;而是在建亭子时有意缺一个角的。”三角亭,象征着中国版图少了一角,目的是要人们记住这一丧权辱国的奇耻大辱。保留的三个角,呈握拳状,象征着中国人民的意志和力量:中国人民一定会赶走侵略者,在世界上站立起来的!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