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被错认遭砍 黑社会威胁10万私了

  伤者刘明义介绍,今年1月18日晚11点左右,他和4名朋友来到沧州市千童大道,在靠近公交站台附近一羊肠汤店,准备喝羊汤暖胃。由于店小客多,他们一行5人坐在了店外路边的餐位上。

  约15分钟后,路边东侧突然驶来一辆黑色无牌照轿车,车上下来几人。“几名男子手里拿着消防斧、木棍,翻过路中间的隔离护栏,就朝着羊肠汤店这边过来了”,刘明义说,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衣着时尚的女孩,其身后跟着4名持械的年轻男子。

  刘明义说,几人来到他们跟前,其中一男子指着他问女孩,“是他吗?”女孩回答,“不是他们”。

  随后,一伙人又冲进羊肠汤店内。不到1分钟几人又返回,在几乎没有任何语言交流的情况下,举起斧头、木棍,上来便朝着刘明义等人砍去。

  与此同时,刘明义的几位朋友也难逃一劫,同样遭到这伙人殴打。

  刘明义的朋友腾先生说,“当时我都蒙了,平白无故就被几个年轻人给围殴了,我当时抬手去挡对方凶器,大拇指直接齐根骨折”。

  据了解,事发后,几名行凶男子迅速翻越围栏,钻入轿车逃离现场。刘明义等几名伤者被送往医院治疗。因对方跑得急,刘明义的朋友扣住了那名女孩儿,随后该女孩被赶来的警方带走。

  10个月案情没进展

  事发后半个多月,刘明义出院。但他的烦恼才真正开始,社会上他认识的“有些头脸的人”甚至本村的一些人开始陆续出现,而他们的出现并非出于对伤者刘明义的关心,而是要“平事儿”。

  “我就是想抓住砍人的嫌疑人,平白无故在派出所旁边200多米的地方被砍了,这些人太猖狂了”。刘明义说

  刘明义称,最开始,对方让他们开个价,他就说15万,对方又说太高了,“以前没这种价儿,让我们降降”,后来又有中间人过来说给7万,但条件是必须先到公安机关销案。

  刘明义说,直到昨天,一个中间人拍板儿,“说给10万,这事儿就算完了”。

  随后,接触了其中一名中间人,证实了对方确实想私了。对此,沧州市警方一名负责人告诉,警方也知道嫌疑人托中间人想花钱私了。

  刘明义说,“我现在就是想不明白,那么多人都知道砍人者是谁,难道警方就不知道,为什么不抓人?”他说,警方找到砍人者并非难事,但10个月案情没有进展,让他们对警方的侦破能力产生质疑。

  打错人主谋身份确定

  沧州市公安局政治处主任张警官表示,经初步调查,1月18日晚,在沧州市千童大道西侧羊肠汤店内,发生的一起数人持械殴打食客的事件,基本可以断定为打人者系错打伤者。

  张警官称,事发前不久,女孩曾和朋友在羊肠汤店旁边闲聊,突遭到店内一名并不相识的食客言语攻击。“可能她朋友情绪失控,便去叫人,实施报复。”事发后,几名打人者逃跑。

  此外,张警官透露,警方在对女孩进行询问时,女孩没有承认打人者是她叫来的,并且删除了自己手机当天的通话记录和短信,只留下了其中一男子的手机号码。同时,由于女孩未满18周岁,尚属未成年人。根据规定,在对未成年人询问超过24小时后,不能证明被问询者与案件有直接关联,只能将其释放。而在进行询问过程中,还需其家长陪同。这也同时增大了问询难度,警方也正在运用技术手段,对事发当天女孩手机的通话记录进行调取。

  昨天,再次致电沧州市公安局张警官,他告诉,目前此案件仍在调查当中,因为办案民警腰椎间盘突出,休息了几个月,目前已决定换另外民警跟进,当晚涉事的嫌疑人主谋身份已被确定,公安机关也已正式对其实施网上追逃。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