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剑》李云龙原型就是他,15岁参军干掉日本一特殊部队

  在《亮剑》中的李云龙曾经率部伏击一个日军战地观摩团,还干掉了一个日军少将,让晋绥军的楚云飞佩服不已,而李云龙的这场战斗的原型就是韩略村伏击战,而指挥这场战斗的王近山将军便被认为是李云龙的主要原型,这场韩略村伏击战也成为了王近山的成名之战。

  这位王近山将军也是一位红小鬼,1930年参加红军的时候他才只有15岁, 从战士、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一直到师长。抗战爆发后,这位打仗被人称为“王疯子”的王近山成为了386旅一位有名的悍将。

  当时日军华北驻屯军司令冈村宁茨发明了一个所谓“铁滚式三层阵地新战法”,向日本东京参谋总部夸下海口说:“铁滚‘扫荡’可以将八路扫到黄河边,不战而亡。”其实,他的这个新“战法”并没什么特别,说到底,就是以雄厚的兵力进行“扫荡”。但是,东京日军参谋总部一听十分兴奋,大感兴趣,忙催着冈村实施。恰巧1943年10月,毛主席在延安电告刘伯承,选派一名得力干将赶赴延安组建新守备旅。刘伯承和徐向前不约而同点到此时已经是129师386旅旅长王近山。

  于是王近山带386旅的16团,护送部分机关干部及中央的部分干部家属赶赴延安扩编新的保安部队,西渡黄河,驰援延安。10月中旬,王近山率领16团从长子县出发,18日跳出日军的封锁到达临汾,22日来到了洪洞县南、北卦地。这里距离公路很近,日军在公路上运输相当频繁,而且戒备非常松懈,所以王近山决定在韩略村打一次伏击战。

  韩略村是公路边的一个大村子,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早在1939年,日军就在韩略村东侧建起了炮楼,经常驻守着一个小队的兵力,负责保护公路。王近山伏击地点就选在距离炮楼不到500米的地方,这段窄道延伸约500米,非常适合伏击。

  10月24日凌晨,王近山带着部队悄悄进入伏击阵地。不久有日军车队出现了。8时20分,日军3辆小汽车在前,10辆卡车在后,一辆接一辆进入了伏击圈。王近山随即发出攻击信号,负责断头的3营9连集中火力猛烈射击3辆小汽车,日军司机被击毙,小汽车翻倒在路边,车上的军官从翻倒的小车里爬出来慌忙组织力量企图突围。同时,负责截尾的2营6连也已经用手榴弹和掷弹筒炸毁了最后两辆卡车,堵住了日军车队的退路。这时两侧伏击部队一起开火,先是猛投手榴弹,然后又是步机枪火力齐射,但日军在这样的突然袭击下仍然抵抗,甚至还有十几人组织起来向八路军的机枪阵地实施反击。王近山意识到如果不能迅速解决战斗,一旦拖延时间附近日军来援,战斗情况就会相当不利,因此立即下达死命令,要求部队狠打猛冲,不惜一切代价迅速歼灭敌人。他自己也是老习惯,脱掉上衣,亲自到一线指挥。在王近山身先士卒的带领下,部队向日军发起了冲锋,以白刃战迅速结束战斗,并立即分成几路往苏堡方向转移。韩略村东面炮楼的日军小队兵力单薄,在整个战斗中始终未敢出战。

  此战日军车队180余人除了极少数人逃脱外,其余全部被歼,13辆汽车全部被烧毁,缴获重机枪1挺,轻机枪2挺,掷弹筒2具,步枪50余支。而16团伤亡50余人。

  战斗结束后查明,这次被歼的敌人正是日本华北派遣军司令部组织的、专程赶到太岳区参观“铁滚扫荡”的“战地参观团”。它的成员是日本“支那派遣军步兵学校”的5和6中队的军官及其他有关军官。其中包括少将旅团长一名,联队长(大佐)6名,其余都是中队长以上军官。

  这一战击毙大批日军军官给日军以沉重打击, 据说冈村宁茨指示:“再牺牲两个联队也要吃掉这股共匪!”结果敌人的“铁滚式三层阵地”部署就乱了阵脚。

  消息传回,王近山这一仗还惹怒了陈赓,非让他写检讨。可是当王近山见到毛主席要检讨时,毛主席却表扬他打得好,打掉了日军的战地参观团。后来陈赓也评价说:这比在战场上打死5万日本兵的意义还大,是对韩略村战斗意义的一个最好的注脚。在《亮剑》中的李云龙曾经率部伏击一个日军战地观摩团,还干掉了一个日军少将,让晋绥军的楚云飞佩服不已,而李云龙的这场战斗的原型就是韩略村伏击战,而指挥这场战斗的王近山将军便被认为是李云龙的主要原型,这场韩略村伏击战也成为了王近山的成名之战。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