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知道袁世凯的后人如今过得怎样吗

提要:您知道袁世凯的后人如今过得怎样吗,定居在加拿大的画家袁始是袁世凯的长房曾孙。在袁家后人纪念袁世凯150周年诞辰的前

定居在加拿大的画家袁始是袁世凯的长房曾孙。在袁家后人纪念袁世凯150周年诞辰的前夕,他接受了笔者的专访。他说:“袁氏家族后人的命运,几乎都受到袁世凯的影响。”
赶上了富贵日子的尾声
您知道袁世凯的后人如今过得怎样吗
袁始原名袁缉燕,1941年出生于北京。祖父袁克定,父亲袁家融,袁始是小儿子。他童年时赶上了富贵日子的尾声,但兄弟姐妹间关系相当淡漠。
提起袁克定,袁始没有为亲者讳:“我爷爷鼓动曾祖父称帝,大错特错。他封建思想严重,对弟弟妹妹总是摆出‘长兄如父’的架势,与弟妹关系都不融洽。他对子女更是摆足了家长威严。”“20世纪40年代,我奶奶带着我爸爸和我们七个兄弟姐妹,都住在北京城里,只有爷爷袁克定带着私人医生、厨子、听差住在颐和园里排云殿牌楼西边的第一个院落清华轩。母亲得了‘气瘰脖’,爷爷才破例地让她去颐和园里养病,她把我带去那儿住了一年多。那时我4岁。”
袁始还回忆:“有一个夏天傍晚,我父亲在排云殿前面小码头上穿着游泳裤与两个人在说话,不知谁喊了一句:大爷(袁克定)来了!我父亲吓得一头扎到昆明湖里,一直游到龙王庙!他知道他大庭广众穿着游泳裤,爷爷看到了肯定大为光火。”
清华轩前后好几进,都摆满了古玩、字画。“早上他从外面散步回来,坐在书房里,我们吃完早点,进去给他请安。他就在鼻子里哼一声,有时候他只顾看书,连头也不抬,我们就赶紧退出。有时我在院里疯跑疯闹,奶妈看见他拄着拐杖散步过来了,赶快对我说:爷爷来了!我就马上站直,等他走过去。”
袁始对这个爷爷的感情很复杂。“抗战时日本人请他出山,他拒绝了。1949年以后政府曾想给他政协委员之类头衔,他也不接受。”“由于他在‘袁世凯称帝’一事上扮演了不光彩角色,后半生生活在愧疚之中,完全将自己封闭起来,几乎不跟人来往。他晚年生活困难,但从来不向人诉苦,不苟言笑,闷头看书。”
袁世凯孙辈另启新章
袁氏一族到了袁世凯的孙子“家”字辈,开始另启新章。
袁始的父亲是袁世凯长孙袁家融。他16岁去美国留学,在哥伦比亚大学拿到地质学博士学位。留美期间,袁家融先后与两位姑娘相恋,但他童年时就与湖北督军王占元的女儿定亲。袁始说,在袁克定一连12封电报催促下,“我父亲最终与心爱的姑娘分手,回国与我的母亲成亲。”国民党政权败退台湾前夕,袁家融的美国同学设法弄了一架飞机要接他全家去美国。但袁克定坚持要留在中国,为了尽孝,袁家融也就留下了。
袁家融先在开滦煤矿当工程师,后去绥远主持地质勘探。20世纪50年代初在白云鄂博、大青山发现铁矿矿苗以及后来包头钢铁公司的建立,都有他的功劳。此后袁家融到贵阳工学院当教授,1964年退休。1996年他以92岁高龄辞世。
“我父亲有两个姐姐袁家锦和袁家第。家锦姑姑嫁到天津的雷家,家第姑姑嫁给浙江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费巩。费巩参与民主宪政运动,1945年3月被特务秘密杀害,后来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在袁世凯的孙辈中,最有成就的就是旅美物理学家袁家骝。1973年袁家骝携夫人吴健雄首次回中国时,“我哥哥、姐姐陪我父亲去北京饭店见他们,我没去,但我托他们带去家骝叔叔父亲袁克文的一本诗集手稿。‘文革’抄家时,我趁红卫兵没注意,偷偷把它藏了起来。袁家骝非常激动,那时他手里还没有一件他父亲亲手写的东西呢。”
袁氏宗族代代传家训、续家谱
1959年,袁始考进河北美术学院专攻油画。毕业后到中国科协展览部,后调到北京二轻局装潢设计室。“文革”中,“成了‘黑五类’,被两次抄家,父亲保留的一点袁家物品都被当作‘四旧’要么砸碎要么抄走。单位还要遣送我回曾祖父的原籍河南项城。当时年轻气盛,一跺脚不辞而别。”没了工作,他只能当临时工。“文革”结束后,袁始去《神剑》文学月刊当美术编辑。1982年,夫妇俩成立了“原始装潢设计室”。1987年底,袁始关掉了设计室。袁始说:“为什么我对权啊钱啊不那么看重?因为我见多了富丽堂皇转眼成空!”
 
袁始对袁世凯的看法也经过了一个转变过程。“袁在任时做了不少有益于社会进步的事,是继李鸿章之后引进现代制度最积极的当权者。”近年来,历史学界对袁世凯的研究相当活跃,涉及方方面面,袁始说,他会有意识地收集一些来看。
 
袁氏宗族代代传家训、续家谱。袁始小时候还见过家训,一直放在家里,但“文革”抄家后就再没见着了。袁世凯第八子袁克轸之女袁家淦在纽约市立大学工作,曾回中国进行寻根之旅。她一直在搜集资料、准备写中英文对照的袁氏家谱。
 
袁氏后人散布于海内外,普遍远离政治。直系后人中住在天津的最多,有二三十人,如天津市中心妇产科医院放射科原主任袁家诚(袁克坚之子)、经营餐馆的袁家倜(袁世凯四子袁克端之女)等。袁家骝的弟弟袁家楫也生活在天津。袁世凯第17个儿子袁克有的女儿袁家惠,则是生活在河南项城的少数袁家直系后人之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感谢每一位辛勤著写的作者,感谢每一位的分享。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