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反攻大陆遭致命打击:最后兵团被歼灭

   1950年1月15日夜,正在云南蒙自戏院看京戏的国民党陆军中将汤尧压根就没想到,远在2000里以外的解放军会如此神速地赶到。当听到戏院外激烈的枪炮声,他方知大事不妙,慌忙跳上吉普车,直奔蒙自城南机场,打算坐飞机溜走。但见机场上空浓烟滚滚,他便调转车头,向西逃窜,同时急令26军向个旧、红河方向撤退,令8军和兵团部向建水、元江方向退却,妄图从陆上逃往境外。

   汤尧,国民党陆军副总司令兼第8兵团司令,合肥武备学堂、陆军大学特别班第5期毕业生,曾任黄埔军校上校兵器教官、国民党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

   一个月前,汤尧统领第8军、26军,围攻昆明卢汉起义部队的阴谋失败后,仓皇退向滇南一带。

   为完成“关门打狗”的作战部署,我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委邓小平令驻百色的四野38军的两个师,就近向滇越边界隐蔽前进,占领河口、金平一线,封锁敌人循滇越铁路逃往越南的道路;为断敌空中逃跑路线,又令二野4兵团13军主力从南宁地区向蒙自进军,袭占蒙自机场。

   为了及时赶到蒙自机场,堵住敌人空中逃路,我13军37师副师长吴效闵率110团(成都军区某装甲团前身)昼夜兼程,以惊人的行军速度向云南急进。部队的行军速度一天天增加,由每天行100里,增加到200里、240里;休息时间一天天减少,由4个小时减到2个小时、1个小时。许多战士因过度疲劳而生病、脚烂,甚至吐血,但他们力排万难,用14个昼夜行军2000里,于1月15日晚到达蒙自。

   晚8时,110团悄悄包围了蒙自机场。10时,该团发起进攻。突然的枪炮声划破了机场夜空的寂静,惊醒了刚刚入睡的敌人,机场顿时一片恐慌混乱。停在机场上的飞机,有的仓皇起飞后一头撞在山上,有的刚起飞就被我军击中爆炸……

   正在敌人不顾一切向西、向南溃逃的时候,13军前线指挥部决定乘胜攻占个旧,断敌从金平南逃的道路。1月17日拂晓,37师进抵个旧。经过6个多小时的激战,全歼守敌3000余人。

   22日下午,敌8兵团所部、8军军部和42师在汤尧的率领下逃到元江江边。为了逃命,敌8军军长曹天戈令工兵抢修被炸毁的铁索桥。殊不知,我37师“夜老虎营”和“边纵”西进部队早已控制了桥头和制高点。汤尧命令敢死队反扑3次,均被我军火力压回。

   两昼夜的短兵相接,汤尧的左路纵队被我军分割包围,几天滴水未进,只得杀马充饥,有的为抢夺马肉打得头破血流。我军除战斗分队外,炊事员、饲养员、通信员、公务员、挑夫等非战斗人员全部投入战斗。24日拂晓,37师对敌8军军部发起总攻,将其包围在一个狭长的山沟里。在110团团长傅一宗和营长张祥、丁振光的带头冲击下,两个营猛扑猛打,不到一个小时,敌8军军部被歼灭。3连战士宋大冲、武海林在灌木丛中抓获敌8军军长曹天戈。

   从曹口中得知汤尧去向后,吴效闵立即下令:“跑得动的跟我向二塘山方向前进,跑不动的就地捉俘虏。行动要快,迅速从敌人隙缝中插到敌人指挥部,活捉汤尧!”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