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已经被抓了,多尔衮为什么找人证明他不是太子,难道有什么告人的秘密

  朱慈烺是崇祯皇帝的嫡长子,生于崇祯二年(1629年),他的生母是周皇后。按“有嫡立嫡”的祖制,他在一岁时,便被立为太子。

  崇祯刚当皇帝的时候,大明王朝内忧外患,崇祯忙国事忙得一塌糊涂,根本没空教导朱慈烺。

  (朱慈烺,影视配图)

  朱慈烺在钟粹宫长到八岁。朝中大臣上疏:“请求太子出阁读书。”崇祯这才开始考虑他的教育问题。

  崇祯对朱慈烺寄予了厚望,为了让朱慈烺将来能成为明君,崇祯不遗余力,将当时的名臣都安排到了朱慈烺身边教导他。这其中就有礼部尚书姜逢元、詹事姚明恭、礼部侍郎方逢年等。

  有名师指导,再加上朱慈烺聪敏,因此朱慈烺学业进步很快。每次崇祯考问,他总能对答如流。他又生得“白皙而美,善应对,其足骭骨皆双”,因此崇祯对他颇疼爱。

  朱慈烺长到14岁,到了选婚的年纪。可是,正当崇祯准备让他迁居慈庆宫,为他择选正妃的时候,农民起义攻陷河南,情况紧急。因此,选妃的安排,只得暂缓。

  尽管崇祯事务繁杂,但他还是亲自做朱慈烺的导师。不论早朝议事还是阅读奏章,他都让朱慈烺同观,不遗余力地教导朱慈烺如何处理政务。

  然而李自成并没有给朱慈烺登基的机会。

  崇祯十七年(1644年),李自成的军队攻进北京城,大臣四散而逃。太监们见大势已去,大开城门迎接李自成。宫中乱成一团。

  这时候,崇祯将苦心栽培的朱慈烺招到面前,悲痛万分,几乎不能言。然而此时,哪是抒情的时候!太监王承恩把定王朱慈炯和永王朱慈照都一并找来,准备让崇祯见最后一面,便安排他们逃命。

  (崇祯皇帝,影视配图)

  据《石匮书后集·烈帝本纪》记载:“内臣献太子,自成留之西宫。”可见,朱慈烺并未逃出城,便被“内臣”抓住,献给了李自成。

  据史书记载,李自成得到朱慈烺之后,想拿他玩“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把戏。因此并未为难他,反而好吃好喝款待他。不过,朱慈烺并不领情。

  随着吴三桂的反攻,李自成兵败。在混乱中,朱慈烺寻机逃脱了。朱慈烺东奔西逃,惊惧不已,最后辗转到外公周奎府上,希望能得到周奎的庇护。

  此时,清军已经进入北京城。周奎正愁清军入城,自己身为亡明皇帝的岳父,一定会被刁难。李自成入城后,为了逼他交出财物,就杀死自己的妻儿,又对自己施以残酷的刑讯,最后人财两空。如今清军入城,很快又会有灾祸降临到自己头上,因此,周奎愈想愈怕。

  这时,朱慈烺居然送上门来,这个外公不由大喜过望。立刻捆了朱慈烺,交给清朝摄政王多尔衮,以此换得自己的平安。朱慈烺就这样落到了清军的手中。

  朱慈烺被抓的消息不胫而走,北京城中顿时“百姓闻先帝太子尚在,馈送牲牢礼币者甚众。”不仅如此,当时百姓听信清军入关是为了给崇祯报仇,于是许多人谋划着要拥立朱慈烺继位。

  摄政王多尔衮见朱慈烺引起很大波动,立刻坐不住了。然而,朱慈烺却是一块烫手山芋,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杀了,会引起民愤;不杀,又会引起百姓拥立。总之,朱慈烺的存在,就是个极大的麻烦。

  于是,多尔衮想出了一个计谋:打假。

  (多尔衮,影视配图)

  多尔衮打假做得很高调,他先让周奎等近亲当众辨认朱慈烺,让他们确认他的真假。当然,他会提前让人敲打周奎等人,让他们领会自己的意思,于是众目睽睽之下,周奎等近亲一口咬定:朱慈烺是太子不假,但此人不是“朱慈烺”。

  近亲辨认后,多尔衮又让曾教授朱慈烺的大臣们辨认。这些大臣们也心领神会,也一口咬定:此非太子朱慈烺。

  事到如今,老百姓们也迷惑了,毕竟他们没有人见过朱慈烺的真面目!

  多尔衮见此,振臂一呼:“我们都被糊弄了,此人竟冒充太子!”于是,将朱慈烺交刑部从严审理,好一顿严刑拷打后,朱慈烺认罪,承认自己是假太子。

  证据确凿,多尔衮以“冒充前朝太子”罪,将朱慈烺斩立决。

  据史料记载,行刑的时候,围观者众多,许多人向他吐口水,骂他竟敢冒充太子……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