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绰号背后的秘密!武松李逵为何跟他混?

  《水浒传》里一百单八个梁山好汉,每个人都有一个绰号,而核心人物宋江的绰号却不止一个,而是有三个。第一个叫黑三郎;第二个叫及时雨;第三个叫呼保义。这三个绰号里黑三郎是一个贱称,有点像老谁家小谁的意思,为了准确的描述小谁是谁,还给特意加了外貌特征“黑”字,方便辨别。这和武松叫武二郎,他哥哥叫武大郎差不多,从严格意义上讲还不能算是绰号,最多算个小名吧。而及时雨和呼保义这两个绰号则是宋江真正的绰号,一直沿用到坐上了梁山第一把交椅。

  那么,宋江为什么会有两个绰号,这两个绰号都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呢?今天我们就来刨一刨。

  宋江首先有个好爹。

宋江

网络配图

  他家的经济条件虽比不得柴进和卢俊义,但最起码家底殷实,给了宋江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所以宋江习文断字,舞枪弄棒这些补课班的学费还是付得起的,这也就造就了宋江一个良好的素质基础,由此可以得出,到什么时候“拼爹”都是不变的真理。宋江习文练武的初衷和大多数同龄同时代的孩子应该是一样的,学好本领,报效国家。当然这个报效国家的真实目的就是给自己找一个铁饭碗、金饭碗,实现自我价值理想。可宋江真不是苦读书的那块料,原著中也没特意交代宋江如何十年寒窗,只是说他爱好广泛。如果宋江能专一文或武任何一样,可能考科举都能进入仕途,人最怕的就是样样通,样样松,所以宋江注定这辈子跟“官”这个体系要说永别了。

  过去和现在都是一个样,人要是有权就想有钱,人要是有钱就想有权。

  宋江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家境殷实的他不不缺经济基础的,所以对权力的追求要远大于对金钱的追求,所以当宋江科举无望后,选择了官与民之间的灰色岗位,那就是“吏”。如果说”官”是国家公职人员,“吏”就是劳动派遣工。在古代“官”可以根据年限和政绩晋升,而“吏”一辈子就是“吏”是没有晋升机会的,收入还低,而且随着衙门的主官更迭,随时都会有被炒鱿鱼的风险。唯独地位上会凌驾于百姓之上,属于附庸的统治阶级。

  很明显,“吏”虽然暂时让宋江脱离了普通百姓身份,但这不是宋江的终极目标,他的目标是不用参加科举也要在官场获得身份,而且还要在庙堂上刷存在感的那种。把不现实的事变成现实,那么,宋江不但要有理想,还得要有宏大的计划和实施。也就是基于此原因,宋江借助郓城县押司的刑狱职务便利,由白道找不到存在感改混了黑道去找存在感。凡是江湖落难的好汉找到了宋江,宋江都会慷慨解囊,给予救济,因此得了一个“及时雨”的绰号。他这种有一定经济基础在白道上混不出名堂混黑道的心理,不是宋江独有,柴进、史进等等大户都有这种找存在感的心理。

  常言道,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难。宋江就是抓住了江湖人士的心理,而且轻易不出手,出手就是大手笔。

宋江

网络配图

  咱们举几个小例子。

  宋江在柴进家遇到被冷落的武松,一出手就是十两银子,在江都给一个编外狱卒李逵也是十两银子让他去赌钱。在宋朝,每十贯钱折合一两银子,一贯钱要一千文。当时的购买力一旦米(汉称341市斤)才300-600文钱。这十两银子足以震感到任何“英雄”的心。当然宋江作为一个低级官吏,靠工资、靠家底、靠贪污腐败根本是无法维持这种大手笔的。宋江的钱取之于江湖,用之于江湖。凡是落难的好汉宋江会接济,当然人不能一辈子总倒霉,好汉们混江湖依靠的就是黑手段,总有时来运转赚钱的时候,当然投桃报李,要加倍的偿还感谢宋江,比如晁盖为了感谢宋江及时通风报信,躲避官府缉拿,送给了宋江好多金子。后来宋江靠着这个名声行走江湖,走到哪里一路上混的好的兄弟也都是供吃供喝还送钱。也因此,宋江等于拿着一笔江湖基金在给自己树立名声。

  宋江作为一个郓城县小小押司,在白道的名声可能连郓城县都出不去,却因为仗义疏财获得了及时雨绰号,在江湖中名声鹊起,无人不知,无论走到哪里只要一提及时雨宋公明大名,各路豪杰纳头便拜,一口一个亲哥的叫着。自此宋江利用“及时雨”这个称呼已经完成了他人生目标的50%。

  在古代,一般造反的都会占山为王,而宋江即使坐上梁山一把交椅,也没有任何带“王”字的称呼,而绰号由及时雨改称呼保义,竖起了替天行道的大旗。“呼保义”从字面上去理解,呼就是称呼或自称。“保义”就是保护皇家皇权正统的义,所谓替天行道的天,就是指天理,天理在人间的最大体现就是君权神授,忠君爱国。咋一看宋江这套路玩的有点拧巴,当着山贼知法犯法,却口口声声忠于皇帝?其实就是当着婊子还立了块牌坊,别看我的职业污秽,但我的内心是纯洁滴。这也就给了官府一个信号,本质上我不反政府,有别于其它反政府武装。

宋江

网络配图

  梁山后期,宋江为了把山寨做大做强,吸引人才已经不在重点考虑山贼草寇了,而更多的是政府中低层官吏和民间意见领袖。很多人人说宋江厚黑,有人说宋江假仗义,原因也许就在于,他的终极目的不是想当黑社会老大,而是想借助这股势力提升在官府的重视地位,积攒更多和官府谈判的筹码,将来给自己洗白,实现不需要科举也可以居庙堂之高的伟大抱负。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