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皇帝的头骨被做成酒杯明太祖朱元璋寻回安葬

      宋理宗赵昀是南宋第五代皇帝,他生前沉湎酒色,死后犹希望能“万世不朽”,这也是帝王的常情。但随着南宋的灭亡,人亡政息之后,元朝建立,有意压制江南,这位曾经烜赫一时的皇帝,就连自己的遗骨都保不住了,他的头骨被敌人做成酒杯,在无数人手中流转。

朱元璋11.jpg

网络配图

  元朝至元二十二年,一位名叫杨琏真伽的番僧来到了久经战乱的江南。杨琏真伽,或者翻译成“嘉木扬喇勒智”,被元世祖忽必烈封为“江南浮屠总摄”。所谓江南浮屠总摄,意思便是总管整个江南所有的佛教寺庙。一个番僧居然被派来掌管江南寺庙,忽必烈的居心不良,也就可见一斑了。

  果然,这个杨琏真伽一到江南,就大肆毁坏江南原有的寺庙,凿坏佛像,而将其改建成番僧自己的佛像,不仅如此,他还与元朝丞相桑哥勾结,扬言要拆毁南宋留下的所有宫殿郊庙,幸好推官申屠致远阻止,才消弭了这一场横祸。

  但杨琏真伽还不死心,他稍加思考,就又打上了位于会稽(绍兴)的“宋六陵”的主意。

  “宋六陵”,指的是南宋六位皇帝的陵墓,这一回宋朝的皇帝们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杨琏真伽请示过忽必烈后,立刻开始大肆挖掘六位皇帝的陵寝,将其中陪葬的宝物全部据为己有,比如宋高宗陵的真珠戏马鞍、宋光宗陵的交加百齿梳、宋理宗陵的穿云琴、绿玉磬等等。

朱元璋6.jpg

网络配图

  事已至此,杨琏真伽还不肯收手,他把这六个皇帝的遗骨收集起来,用“厌胜”之术,将其埋在一座白塔下,这座白塔,就建在南宋宫殿的懿旨之上,取名“镇南塔”,杨琏真伽这么做,就是妄图以此压住南方的“王气”。 六位皇帝之中,唯有宋理宗的颅骨完好无损,丧心病狂的杨琏真伽便取出宋理宗的头骨,倒悬于城门之下,曝晒了三天,然后将这颅骨切开,做成酒杯,用来在各大宴会上饮酒取乐。

  当此之际,江南的民众都悲痛不已,“不忍仰视”。万幸尚有两个义士,一位名叫唐珏,一位名叫林景熙,他们二人偷偷藏下了一小部分皇帝遗骨,葬在深山之中,种了一棵冬青树作为标记,每逢寒食、清明,就偷偷祭奠,并吟诗道:“一抔自筑珠丘土,双匣犹传竺国经。独有春风知此意,年年杜宇泣冬青。”

  杨琏真伽并没有得意多久,很快,他依附的丞相桑哥事败,杨琏真伽也被牵连,他当年的“贪淫”罪行都被揭发出来,忽必烈大怒,查抄了他的全部家产,杨琏真伽私藏的宝物都没入宫中,而那枚宋理宗头骨制成的酒杯饮器,也随之成了元朝皇帝的私产,被赐给宣政院的历代国师。

  1368年,明朝建立,年号洪武。明太祖朱元璋派大将徐达攻入元大都(今北京),消灭了残元势力,当时的元翰林学士危素不得不向明朝投降。危素久负文名,他来到明朝首都南京后,朱元璋就迅速召见了他。二人谈论历史之时,危素便提及了宋理宗头骨被做成酒器一事,朱元璋听说后,叹息良久,感慨万千的说:“(忽必烈)何乃复纵奸人肆酷如是耶?” 

blob.png

网络配图

  这位皇帝死后的悲惨遭遇,让朱元璋颇有兔死狐悲之感,他当即下令,派宣国公李善长、工部主事谷秉义、北平大都督府守将吴勉三人去寻找这个“酒器”。很快,酒器的下落找到了,原来这颅骨酒杯在番僧没纳和监藏深惠二人的手上。当年四月,寻回颅骨后,朱元璋将其埋葬在京城南门高座寺的西北方向。到了第二年(明朝洪武二年)的六月庚辰,绍兴的地方官送来了《永穆陵图》,朱元璋见宋六陵已经修复,便重新下旨,将宋理宗的头骨重新归葬宋六陵,并特意为之修建了新的享殿、碑亭和围墙,以慰宋理宗的在天之灵。

  至此,明朝洪武二年,在漂泊了将近百年之后,宋理宗的头颅终于入土为安,一个新的朝代——大明王朝也蒸蒸日上,江南的“金陵王气”,终究还是没有被一座小小的“镇南塔”压制住。

  参考资料:《万氏石经考》、《解酲语》、《宋人轶事汇编》、《蕉轩随录》、《南村辍耕录》、《七修类稿》、《明史》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