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张飞的另一面:礼贤下士 善于书画

  张飞(?~221),字益德,涿郡人也,三国蜀汉大将之一,以勇猛雄壮著称。在历史上,张飞是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陈寿在《三国志·蜀书·张飞传》中曾赞扬他“为万人敌”、“为世虎臣”;曹操谋臣刘晔也说:“关羽、张飞勇冠三军”[1];《三国志·吴书·周瑜传》则曰“关羽、张飞为雄虎之将”,以至于“汉以后称勇者,必推关、张。”[2]随着宋元话本的问世,张飞事迹更是家喻户晓,张飞早已成为英雄的楷模,民间顶礼膜拜的对象,后人有诗赞曰:

下载_副本.jpg

网络配图

  豹头环眼万人敌,丈八蛇矛闪电急。

  疾恶如仇直且刚,惨遭暗算三军泣。

  这短短的四句诗,将张飞的形象描绘得淋漓尽致。张飞给人的印象一般是一位头脑简单,经常闹事,粗鲁而又莽撞的武将形象。其实,这主要是由于人们受到《三国演义》的影响。这样写,实在是有些冤枉张飞。历史上的张飞,在勇猛之外更渗透着和一股智气,一股文气和一股才气。

  一、巧于用计,有卓越的指挥才能

  张飞是一名武将,他随刘备征战约38载,历任别部司马、中郎将、宜都太守、征虏将军,封新亭侯,后拜为右将军,假节;221年刘备称帝后,改任车骑将军兼司隶校尉,进封西乡侯。他在一生的战斗生涯中,屡立奇功,是一个颇能用智,颇有指挥才能的大将。

  试举《三国志·张飞传》所载的“大破张郃”一例:

  曹公破张鲁,留夏侯渊、张郃守汉川。郃别督诸军下巴西,欲徙其民于汉中,进军宕渠、蒙头、荡石,与飞相拒五十余日。飞率精卒万余人,从他道邀郃军交战,山道迮狭,前后不得相救,飞遂破郃。郃弃马缘山,独与麾下十余人从间道退,引军还南郑,巴土获安。

  张郃是曹操手下一员大将,战功累累,陈寿在评传中赞扬张郃“以巧变为称”,“合识变数,善处营阵,料战事地形,无不如计,自诸葛亮皆惮之。”[3]据裴松之注,定军山一战,黄忠虽然击杀了魏军主帅夏侯渊,刘备却深深惋惜没有拿下张郃:“当得其魁,用此何为邪!”但就是这样一位大将,在渠县八濛山竟被张飞用计巧妙地引入迮狭的山道,在首尾不能相顾的情况下,狼狈地仅与十余人逃回南郑。从此,曹操逡巡引退,不敢复窥汉中,巴土获安。《三国志旁证》引林畅园师曰:“巴土不安,则汉中不可得,汉中不得,则蜀中不固。巴土安,桓侯破郃之功也,汉中下,则刚侯斩渊之效也。”刘备入蜀,“得鼎峙数十年皆于此战,破魏人之胆其功为第一。”[4]可见,此次战绩是显著的。

  二、爱敬君子,礼贤下士,显国士之风

  《三国志·张飞传》载“飞爱敬君子”,有实例为证,如脍炙人口的“义释严颜”之事:

  先主入益州,还攻刘璋,飞与诸葛亮等溯流而上,分定郡县。至江州,破璋将巴郡太守严颜,生获颜。飞呵颜曰:“大军至,何以不降而敢拒战?”颜答曰:“卿等无状,侵夺我州,我州但有断头将军,无有降将军也。”飞怒,令左右牵去斫头。颜色不变,曰:“斫头便斫头,何为怒邪!”飞壮而释之,引为宾客。

u=2380708740,823634834&fm=21&gp=0_副本.jpg

网络配图

  《三国演义》直接使用了这段内容,清毛宗岗在第63回“诸葛亮痛哭庞统,张翼德义释严颜”回评时写到:“翼德生平有快事数端:前乎此者,鞭督邮矣,骂吕布矣,喝长坂矣,夺阿斗矣。然前数事之勇,不若擒严颜之智也;擒严颜之智,又不若释严颜之尤智也。”面对铁骨铮铮的严颜,张飞转怒为喜,“壮而释之,引为宾客。服善如此,乃称莽耶?”

  此外,还有一件发生于建安十九年(214)刘备夺取益州时的事很少被人提到,其见载于《三国志·蜀书·刘巴传》所注引《零陵先贤传》。《传》云:“张飞尝就刘巴宿,巴不与语,飞遂忿感。”诸葛亮为此对刘巴说:“张飞虽实武人,敬慕足下。主公今方收合文武,以定大事;足下虽天素高亮,宜少降意也。”

  刘巴,字子初,零陵人,年少即以才学出名。刘巴归附刘备之后不久,张飞敬慕刘巴才学,因其高名而主动表示亲近,“就巴宿”;可刘巴不领情,竟然不予理睬,摆出一副高傲姿态,难怪张飞忿恨。但身为右将军的张飞能如此礼贤下士地对待一名降将,使我们可以感觉到张飞对君子的喜爱,也了解到张飞的虚心好学和谦恭的态度。这件事传到吴国后,吴国老臣张昭与孙权议及此事,都认为刘巴太偏狭了,“不当拒张飞太甚。”

  刘、关、张三人关系不同寻常,史载:刘备“放乡里,合徒众,而羽与飞为之御侮”,“先主与二人寝则同床,食则同器,恩若兄弟,然于稠人广众中侍立终日。”[6]后来,诸葛亮又加入这个特殊的集团并居其上,黄、马后起与并列,关羽犹待费司马之解而后释然(《费诗传》),张飞则退后无言,后“又尝降级而释严颜,此犹雄鸷者所难,而侯独能之。”[7]

  三国时期是一个群雄逐鹿的时代,当时不少谋士、武将依据各霸主地盘势力大小,离合组散不定,而张飞待刘备,“方侯之从先主起也,间关百战,艰难周旋,身陷阵涉危者数矣,而卒矢志兴复,九死不回。”[8]不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衷心拥戴,矢志不渝,难怪陈寿在评传中赞扬张飞“有国士之风”。

  三、善于书画,受人称赞

  后世记载张飞善书法,懂绘画,当是有根据的。而他的这个特长,大概是与君子们长期交往,耳濡目染的结果吧。在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阆中桓侯祠的张飞塑像旁有幅有趣的对联:

123133970_副本.jpg

网络配图

  园谢红桃,大哥玄德二哥羽;

  国留青史,三分鼎势八分书。

  据说,这幅对联是诗人流沙河看了张飞庙后有感而发写下的,评价张飞是个文武兼备的英雄。查一些典籍中,确有张飞书法的记载。

  明代《丹铅总录》一书有如下的记载:“涪陵有张飞《刁斗铭》,其文字甚工,飞所书也。”故此张士环作诗道:“天下英雄只豫州,阿瞒不共戴天仇。山河割据三分国,宇宙威名丈八矛。江上祠常严剑佩,人间刁斗见银钩。空余诸葛秦川表,左袒何人复为刘!”称赞张飞的字如铁画银钩。

  张飞会作画,见清代《历代画征录》记载:“张飞,涿州人,善画美人。”如今涿州人说涿州鼓楼北墙上的《女娲补天图》是张飞所画;张飞故里附近房树村万佛阁的壁画,也出自张飞笔下。

  关于张飞能书善画,前人亦曾提及。如元吴镇《张翼德祠》诗云:

  关侯讽左氏,车骑更工书。

  文武趣虽别,古人尝有余。

  横矛思腕力,繇象恐难如。

  这里“车骑”指的是曾官拜车骑将军的张飞,说他腕力过人,写字时这点连魏国的钟繇和吴国的皇象也比不上。

  曾经有很多人将《水浒》中李逵与张飞形象混为一谈,章学诚曾说:“张桓侯史称其爱敬君子,是非不知礼者,《演义》直比拟《水浒》之李逵,则侮慢极矣!”抛掉张飞“大老粗”的印象吧:张飞是一个颇能用智,胆略双全,富有指挥才能的大将。他粗中有细,并非像李逵一样一出场就是一股“黑旋风”一般的感觉。《三国演义》这样的描写,可能是在当时“尊刘抑曹”观念的支配下,刻意将张飞刻画成一个鲁莽的形象来衬托表现刘备的仁慈谨慎和能兼爱的博大胸怀,以达到其相得益彰的艺术效果吧。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