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文化―酒的传说―康熙一品御酒的传说

提要:酒文化―酒的传说―康熙一品御酒的传说,吉林省乌拉街是个古城,古城里有个古老的烧锅,出一种古老的酒,叫“南傍蹲裆黄汤

  吉林省乌拉街是个古城,古城里有个古老的烧锅,出一种古老的酒,叫“南傍蹲裆黄汤困香液”,这个酒被康熙大帝“皇封”了。

  吉林是抗俄基地,历时八年的“三藩之乱”后,康熙告之吉林将军巴海,他要“省视乌拉地方”。三月二十二日,康熙从京起程,在王子、后妃和众大臣陪同下,率大军东行,计七万人。到吉林后,康熙从吉林城迎恩门出发,冒雨登船,至大乌拉七十里江面上,视察检阅水师。舰队抵大乌拉(今乌拉街),视察水师完毕,便停留在此。巡视打牲乌拉衙门古城。

  康熙爷为啥视察乌拉古城呢?其一,上世纪前,这里曾发生过一场 6万人的大厮杀,康熙的曾祖父建州卫首领明朝的龙虎将军努尔哈赤,和祖父皇太极,亲自率领指挥了这场战斗,灭了乌拉部。乌拉部亡,古城犹存,有祖宗的胜迹,必得凭吊;其二,关东是朝廷“流放”之地,有“流人”十万左右,吉林乌拉就有上千人,他想了解流人的生活;其三,皇宫内务府的关东打牲衙门设在这里,执管关东东珠、人参、鳇鱼、貂皮等各类供品的采集。康熙祭奠过先祖后,视察了流人,发现这里的“流人”被当畜兽对待,无屋居住,以绳系颈,死了裸体扔到野外,乌鸦食其肉,风沙埋其骨,目不忍睹,随即下令,要让“流人”有屋可居,有地可耕,自食其力(康熙回北京后,又下令将“流人”迁到辽阳)。康熙接见了打牲衙门众官员,分别赏赐。

  松花江在这里的江段中盛产鳇鱼。鳇鱼体长丈余,重300多斤,肉极其鲜美,历年春节,帝王后妃都要品尝。然而,此鱼不易捕捉,这是渔猎之乐所在,康熙一路东巡狩猎,尚未扑鱼。此当必行,果然捕得一条大鳇鱼,当即作《江中望雨》诗一首:“烟雨连江势最奇,漫灭雾黑影迷离。掀翻波浪三千尺,疑是蛟龙出没时。”康熙爷一连捕了几天鱼,将鱼都赐给了众臣,有《松花江捕鱼最多颁赐众臣》诗:“天下才俊散四方,网罗威使登岩郎。尔等触物思比托,捕鱼勿谓情之常。”告戒众臣,不要把他的捕鱼看做是帝王纵情,而是拟似网罗人才,去抗俄沙场效命。

  康熙视察完大乌拉,于四月四日乘船返吉。几天的劳累他已疲惫不堪,坐在船上昏昏入睡。船正在行驶中,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麻帘暴雨,铺天而降,江上波涛汹涌,浪高丈余,船已无法行驶。无耐,康熙便弃船登岸,在巴海将军及众大臣陪同下,拔山涉水,步行于岸边。由于坡陡路滑,泥泞陷脚,步履艰难,几乎是一步一歇,行至三五里,已无法前进。就在此时,前面来了一辆老牛车,车上坐着一老汉,头戴草帽,身穿蓑衣,腰挎酒葫芦,赶着牛车走过来,好像不在乎狂风暴雨的吹淋。众大臣见前面来了一辆牛车,高兴无比。巴海迎上前去,借用此车。老汉听说是康熙要用,哪有不借之理。老汉说,因坡陡路滑,必得我驾驶,不然出了事,那可是杀头之罪。巴海不仅依从,一切大礼全免,众大臣扶皇帝上了车,冒雨陆行。有了牛车,好像一片乌云全散了,众大臣放松了心情,随车而行。

  关东早春,气温本来很低,加之狂风暴雨,天气十分寒冷,皇帝坐在车内,缩作一团,全身打颤,身边虽有御医,却无良方,束手无策。这时老汉说:我这儿有老酒一葫,喝上两口,必能解寒。说着,从腰间取下葫芦。喝了两口。南书房行走高士奇听得明,看得清,便启奏皇帝膳用。皇帝拿过酒葫芦,将盖打开,香味扑鼻,忍不住酒香的撩引,猛喝了两大口,酒力立即注入全身。四肢开始发热,过一会儿,全身发暖,狂风暴雨早已忘在脑后。龙心大悦。康熙问老汉,这是什么酒,如此香甜,浸人肺腑?老汉说:这酒叫“南傍蹲裆黄汤困香液”。皇帝听了很奇怪,这是啥酒名?老汉说:我家在大乌拉世代烧酒,每巽好酒都灌上几坛子,送到酒窑里,到窑里时,必得小心翼翼地蹲下,这不是蹲裆吗?将酒坛子放在窑的南傍,大酒窑里的南傍不湿不干,最适合困酒。这酒困上几十年后,变成了淡琥珀色黄汤,喝起来,夏解暑,冬解寒。延年益寿。康熙爷听了很有兴趣,又问:这酒是用什么烧制的?老汉说:是关东谷,松江水。康熙问,这谷这水,好在何方?老汉说,相传,上古时期,神农手里攥着一把种子,站在太行山上,四处观望,看这种子撒到哪儿好。他抬头向远处一看,关东大地有一片绿洲,还有两条江,一条是黑色的,一条是白色的,此乃是生长谷物的宝地。这时风神过来了。神农说,风神,你把这种子播在关东大地上,那里土地平整,水美草肥,定能长出好庄稼来。风神尊命,拿着种子去了关东。从此,关东有了五谷,关东大地,四季分明,只种一茬庄稼,生长期长,吸足了天地之气,固然香美无比。松花江水是“天上之水,地下之源”,这是神水,“常喝松江水,寿比不老松”。此酒酿制法是从上古流传下来的,头一二巽酒不能喝,酒度极高,要放在窖里困上几十年方出好酒。康熙说“原来如此”。他又拿起酒葫芦,打开盖正要喝,发现葫芦上刻有文字:酒坊虽小八百年,烧酿有方上古传。深山老窑不见日,遇到皇帝酒封官。

  皇帝看了好惊奇,又念了几遍。问老汉,这是谁题的字?老汉说,我也不知道,反正从我爷爷的爷爷时起就有这个葫芦,葫芦上就有这个字,康熙爷打个嗨声说,好一首打油诗,我也对诗一首吧:琼浆玉液囹深山,苦盼朕来见晴天。此日该封乌拉酒,春风送走关东寒。康熙对完诗,对高士奇说,我破例封此酒为一品御酒吧。老汉听此圣谕,要下车叩拜,谢主隆恩,巴海怕车出事,将他拦住。皇帝说:罢了,你己救圣驾了,我还没赐与你什么呢。老汉说:封酒胜封人,我祖上没白开一回烧锅,这就足够了。我这酒可就叫“康熙一品御酒了。”康熙爷说:这就随你了,我要你几坛子酒带回宫去。从此,大乌拉烧锅的“南傍蹲裆黄汤困香液”就成了贡酒。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感谢每一位辛勤著写的作者,感谢每一位的分享。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