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文化―名人与酒―晏殊与酒

提要:酒文化―名人与酒―晏殊与酒,晏殊,字同叔,江西抚州市人。7岁能为文,17岁赐进士出身。宋仁宗时官至宰相。其词

晏殊,字同叔,江西抚州市人。7岁能为文,17岁赐进士出身。宋仁宗时官至宰相。其词多写四季景物、男女恋情、饮酒吟诗、离愁别恨反映富贵悠闲的生活。语言婉丽,音韵和谐,工巧凝练,意境清新。善于捕捉事物特征,熔铸佳句,脍炙人口。

《宋史》三百十一卷称他“平居好贤,当世知名之士,如范仲淹、孔道辅,皆出其门。”《宋史》又称他“性刚简,奉养清俭。……文章瞻丽,应用无穷。尤工诗,闲雅有情思”。

叶梦得《避暑录话》中说:“晏元献公虽早富贵,而奉养极约。惟喜宾客,未尝一日不宴饮。……每有佳宾,必留,亦必以歌乐相佐,谈笑杂出。……稍阑,即罢谴歌乐,曰:‘汝曹呈艺已遍,吾当呈艺’。乃具笔礼,相与赋词,率以为常。”

晏殊的词写得高雅富丽,带有一种凄婉的情调,风格自高。如他的三首《浣溪沙》词。《浣溪沙》其一:

一曲新词酒一杯,
去年天气旧亭台。
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小园香径独徘徊。

作者悠闲地在小园亭台下,听一曲新词,喝一杯酒。想到去年,也是这样的天气,也是这里的小园亭台。然而在一切依旧的表象下,又分明感觉到“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岁月流失,夕阳西下,都是不可逆转的。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是这首词的名句。对仗工整,文词美丽,又富含很深的哲理: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无法阻止其消失。春去春会再来,燕子飞去还会归来。但今年的春天,今年的燕子,似同去年,不同去年。……一个人在寂静的小园里,在飘香的花径上,独自徘徊,穷思深究。

《浣溪沙》其二:

一向年光有限身。
等闲离别易消魂。
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
落花风雨更伤春。
不如怜取眼前人。

一向即一晌,一会儿。感叹人生的短暂,在短暂的一生中,还常有离别,光阴易失,岁月易消。在有限的生年,还是尽情地享受酒筵歌席,对酒当歌,自遣情怀吧。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这也是晏殊的名句,气象宏阔,意境苍茫,令人感伤春光易逝,人生易老。一切感伤都没有用,还是多参加酒筵歌席,多欣赏歌妓舞女,多珍惜眼前的大好时光。本词反映了作者人生观的一个侧面:悲时光之有限,感世事之无常,叹消失的时光不能追回,认识到生命就在现在,要过好现在的分分秒秒。

《浣溪沙》其三:

小阁重帘有燕过,
晚花红片落庭莎。
曲栏杆影入凉波。

一霎好风生翠幕,
几回疏雨滴园荷。
酒醒人散得愁多。

这首词通过描写眼前即景,表达了作者酒醒人散后寂寞怅惘的心情。

燕子穿堂过,阁中人目随燕子,看到晚花红片,飘落在绿茵地上,池边的曲曲栏杆,倒影在碧水凉波中。

阁中的主人感到一阵好风吹过,接着是几滴疏雨,洒落在嫩绿的荷钱上,声音极细微,但阁中人却都听到了,因小园里太静了。酒醒了,人散了,孤身独处,又添几分�f愁。

晏殊的一首《木兰花》词,写出春光易逝,人生易老,劝人要趁好花尚开的时候,烂醉花间,能得几回?

燕鸿过后莺归去。
细算人生千万绪。
长于春梦几多时?
散似秋云无觅处。

闻琴解佩神仙侣。
挽断罗衣留不住。
劝君莫作独醒人,
烂醉花间应有数。

春去秋来,天回地转,鸿雁过后,燕莺归去,回首往事,千头万绪。人生好比一场春梦,过去的时光,像秋云散失,无处寻觅。

下篇写像神仙一样的伴侣要离去,挽断他们的罗衣也无法留住。宋仁宗庆历三年(1043年),晏殊任宋朝的宰相,这时范仲淹为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欧阳修为谏官。人才济济,盛极一时。范仲淹提出十条改革朝政的主张,史称“庆历新政”,政治上颇有振作气象。可惜宋仁宗不能果断明察,又听信反对派的攻击之言,终止改革,把范仲淹、欧阳修相继外放,逐出朝廷,晏殊也被罢了相。晏殊为此痛心疾首,把范仲淹、欧阳修的被贬,比为挽断罗衣而留不住的神仙侣,因而他感慨激昂地喊出:不宜“独醒”,只宜“烂醉”。这可能是这首词的寓意。

晏殊在另一首《木兰花》词中,感慨人生如梦,读来不禁叫人惘然若有所失:

当时共我赏花人,
点检如今无一半。
晏殊在一首《踏莎行》中写道:
一场愁梦酒醒时,
斜阳却照深深院。

午间小饮,酒困入睡,一觉醒来,已是日暮时分,夕阳正照着深深的院落。这里点明“愁梦”,愁的是对春光流失的惋惜和惆怅。作者富贵的生活,纵有闲愁万种,不过是淡淡的轻愁。

晏殊的一首七言律诗《寓意》,是一首描写男女相爱,以及离别后无限思念,借酒消愁,酒醒后更加孤独寂寞的爱情诗。全诗生动地描述了封建社会时代,男女恋爱生活基本面貌和内心感情。

油壁香车不再逢,
峡云无迹任西东。
梨花院落溶溶月,
柳絮池塘淡淡风,
几度寂寥伤酒后,
一番萧索禁烟中。
鱼书欲寄何由达?
水远山长处处同。

乘坐油壁香车的意中人,再也见不到了。分手后,你就像巫峡的彩云一样,不知去向。回忆我们相见的时候,梨花院里的月色溶溶如水,池塘边的柳絮,随着柔和的春风飞舞。分别以后,我曾几次在无限的思念和寂寞中,喝伤了酒,借酒消愁,酒醒后更是孤独寂寞,如今到了寒食节,更感冷落萧条。我想给你写信,又不知向哪里投寄,水远山长,处处相阻相隔。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感谢每一位辛勤著写的作者,感谢每一位的分享。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