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文化―名人与酒―柳永与酒

提要:酒文化―名人与酒―柳永与酒,柳永,字耆卿。1034年登进士第,官至屯田员外郎,世称柳屯田。柳永出身官宦之家,

柳永,字耆卿。1034年登进士第,官至屯田员外郎,世称柳屯田。

柳永出身官宦之家,为人放荡不羁,常出入秦楼楚馆,是有名的风流才子。据叶梦得《避暑录话》记载,他“为举子时,多游狭邪,善为歌辞。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永为辞,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当时有人说,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言其流传之广。柳永是北宋第一位专业写词的作家。其词多写歌妓愁苦,离愁别恨,羁旅之情。词写得缠绵细腻,但格调不高。擅长白描手法,情景交融,能以俚语入词,使词的语言通俗化,口语化,因而有人称柳永是词中白居易。在词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胡适称柳永的一首《蝶恋花》词,在他的词里,要算风格最高的了。

独倚危楼风细细。
望极离愁,
黯黯生天际。
草色山光残照里,
无人会得凭阑意。

也拟疏狂图一醉。
对酒当歌,
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这是一首写离愁之苦的相思艳词。主人公一个人,久久伫立在高楼上,细细的风迎面吹来,无尽的离愁,极望生天际。夕阳下,草色山光虽美,可谁了解作者相思之苦呢!

为了解脱无限的离愁,放纵饮酒,对酒当歌,结果呢?强乐还无味。这正是借酒消愁愁更愁。到底为什么这样苦,这样受煎熬呢?最后一语道破:为伊消得人憔悴。原来是为了她!作者最后表示,为了她,衣带宽了,人憔悴了,值得!甘心情愿终不悔。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被词论家王国维称为“专作情语而绝妙者”,“求之古今人词中,不曾多见”。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罔不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界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界也。“众里寻她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界也。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出。

柳永的一首《雨霖铃》词,是描写与一位恋人惜别之佳作,写得委婉凄恻,意情尽致,读之叫人心动:

寒蝉凄切。
对长亭晚,
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
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
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
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
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
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
更与何人说?

词的上篇,写一对恋人饯行时,难分难舍的情景。暮色沉沉,滂沱的暴雨之后,寒蝉凄切叫个不停。他的恋人在都门外,长亭帐里,为他摆筵送别。面对美酒佳肴,毫无情绪。无心于酒,有心于情。留恋处,兰舟催发。君泪盈,妾泪盈,流泪眼看流泪眼,断肠人对断肠人,只能是无语凝咽。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要千里之别,天南海北地分离。也是由于惜别的酒,使人的感情更无法控制。

多情自古伤离别,特别是,在这冷落清秋节时候,孰能无情,谁能无恨!

今宵酒醒何处?词人想酒醒后,舟临杨柳岸边,晓风一吹,残月挂在柳梢头。“杨柳岸、晓风残月。”是本首词的警句。这个景色,这个场面,谁都见过,谁都经过,谁都能想象到,最普通、最平常的景物,却给人留下最深刻、最难忘的印象。

据俞文豹《吹剑录》云:“东坡在玉堂日,有幕士善歌,因问:‘我词何如柳七?’对曰:‘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唱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之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绰板,喝大江东去。’”这也说明,柳永写的是婉约词,苏东坡写的是豪放词。

过去在一起,良辰美景,如胶似漆,叫人难忘。这次要分开一年多,一切都是虚设,就是有千种风情,向谁诉说?以问句结束,给人留下想象空间。

柳永最擅长写离情别恨,儿女情长的婉约词,他的一首《婆罗门令》词,也很有代表性:

昨宵里恁和衣睡,
今宵里又恁和衣睡。
小饮归来,
初更过,
醺醺醉。
中夜后,何事还惊起?
霜天冷,
风细细,
触疏窗,闪闪灯摇曳。

空床展转重追想,
云雨梦,任枕难继。
寸心万绪,
咫尺千里,
好景良天,
彼此,
空有相怜意,
未有相怜计。

这首词,很像《雨霖铃》的续篇。写羁旅者与情人分手后,旅居异乡,孤独寂寞。晚上借酒消愁,半夜醒来追思。把词主人的相思苦、离别情,表达得淋漓尽致。

昨夜和衣睡,今夜又这样和衣睡,表现了羁旅者孤独寂寞,生活单调,腻味,连衣服都懒得脱。虽是独自小饮,也喝到初更过,醺醺醉。在酒的麻醉下,忘掉眼前的痛苦,迷迷乎乎入睡。半夜后,又醒来,霜天冷,风细细,孤灯摇曳。空床上翻来覆去,回想追思。刚才梦中相会,最可恨,云雨梦,难相继。寸心万绪,彼此空有相怜意,可惜没有相会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感谢每一位辛勤著写的作者,感谢每一位的分享。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