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访古—寻根中原—中华民族之根伏羲氏

清朝学者张澍在其《姓氏寻源》中说:“参天之木,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世界上天地之物都有根源,寻根是人类的天性。寻根意识是当今世界的主要思潮之一。一个地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都存在自己的特殊问题,要想解决,必须要振兴科学文化,发展经济,必定想从自己民族和国家的传统文化中寻求救世安邦的良策与先进文化之根源。姓氏寻根,可以说是一种完全意义上的文化认同,是人性寻根中最基本最重要的内容。对于我们龙的传人来说,寻根归宗意识更甚于世界其他民族,这也是中华六千年文明伟大凝聚力的血脉之源,对于促进“民族团结,国家统一”一直起着重要的内聚力的作用。我们中华民族万姓,追根溯源都出于太昊伏羲氏“制嫁娶,正姓氏”之人道,伏羲氏是中华民族之根。

现代人是古人类经历了几百万年的进化才形成的。近年来,分子生物学家推测世界上最早的现代人大约出现在二十万年前的非洲,由他们形成了最初的人类群体,大约在十三万年前,他们的后代走出了非洲,并迁徙到欧洲、亚洲、取代了当地的古人类,最终演变为如今复杂而有序的人类社会。科学家说:通过对人体细胞中仅仅表达女性世代遗传的物质“线粒体DNA”,和只有男性才可以世代遗传的物质“Y染色体”进化的追溯,可以绘制出世界上各人种、各民族之间的女性和男性的亲缘系谱图。这是何等宏伟的汁划!这预示着我们有望在不远的未来,用这种先进的技术来寻中华民族之根。

人类经历了几十万年的洪荒时期和母系氏族社会,到迄今大约八千年至六千年之间,开始进入父系社会。先祖伏羲氏正是处在由母系社会过渡到父系社会,即母系氏族和父系氏族并存的社会中。古书说“先圣仰观天文,俯察地理,图画乾坤,以定人道。民始开悟,知有父子之亲,君臣之义,夫妇之道,长幼之序。于是百官立,王道乃生”  (《帝王世纪》引《新语》),这个先圣就是伏羲氏。而在伏羲氏之前,“未有三纲六纪,民人但知其母,不知其父”,原始人打宋鸟兽,连毛带血就吃,吃不完就扔,打不着鸟兽,就挨饿,男女无别,穴居群婚,结绳记事,极其愚昧  (《绎史》引《白虎通》)。考古为这一时期提供了证据。大约在八千年左右的黄淮海大平原西南的淮河流域已经出现了从事原始农业,家畜饲养,并进行渔猎和采集的人类生活,同时出现了使用单个符号记事和在陶器上刻画的汉字雏形(贾湖人)  (李学勤,朱大渭《中国通史图说》)。大约同时期在我国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的母系氏族部落也开始先后过渡到父系氏族社会(林耀华《原始社会史》)。这就是我们古书上多次提到的伏羲氏时代。

每当我们谈到中华民族的共同祖先,人们总是会怀念炎黄两帝,这是因为当今占中国人口九成以上的姓氏中绝大多数的寻根可以追溯到炎黄两帝。所以不管是大陆、港澳台,还是海外华人均自称为“炎黄子孙”。其实还有比炎黄两帝更早的中华民族的共同祖先,那就是被誉为“人文始祖”的伏羲氏。由于伏羲氏时代以龙命官,以龙为尊,因此全体中国人又都自诩为“龙的传人”。伏羲是中华民族传说中的“人文始祖”。对此,先秦文献中已有记述:造六书,作甲历,伏制牺牛,冶金成器,教民炮食。易九头为九牧,因尊事为礼仪,因龙出而纪官,因凤来而作乐。命降龙氏倡率万民,命水龙氏平治水土,命火龙氏炮冶器用,因居方而置城郭。天下之民号曰天皇(《绎史》引《三坟》)。汉晋时代史书把伏羲氏举为“三皇”之首,“五帝”之先。特别是唐朝司马贞为《史记》补写的《三皇本纪》,确立了伏羲氏在中国文明史上的首席地位。伏羲氏时代最重要的事件是经历了从存在血缘婚到基本排除血缘婚的过程,最终使人类的体质和智力都有了一个质的飞跃,大大促进了人类社会的进步。在中国人的进化过程中,伏羲氏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是人类文明的曙光,伏羲氏是中华民族文明之根。

从理论上推论,毋庸置疑,我国的姓起源于母系社会的氏族图腾或者氏族名称。但是,从中国的古文献和考古文物所揭示的资料来看,几乎没有一个姓氏是明确地由母系传递,或者由母系过渡到父系的。在文献中第一个出现的姓是“风”,“太昊帝庖牺氏(即伏羲氏)  ,风姓也”  (《帝王世纪》)。伏羲氏诞生在燧人氏时代,燧人氏为“通姓氏之后也”,“太昊伏羲有庖升龙氏,本通姓氏之后也”(《绎史》引《三坟》)。也就是说,太昊氏,即伏羲氏,也称有庖氏,因龙纪官也称升龙氏。伏羲氏族与燧人氏族均出自更原始的通姓氏时代。据《三坟》描述通姓氏时代有七十二姓,其一为风姓,为伏教氏之姓,其他七十一姓不得而知。而带女字偏旁的姬、姜等古姓均晚于风姓,起源于炎黄时期。因此,到目前为止,我们在文献上已经遇到的中国人姓氏都是由父系传递的,而中国最早的姓氏是风姓。伏羲氏是中华民族万姓之根。

中国人的文明史是世界上最悠久的文明史之一,有六千年之久。而我们中国人的姓氏也有六千年之源,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没有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姓氏历史有这么长远。六千年来,不管换了多少朝代,改了多少年号,中国人姓氏一直延续着,从未间断过。六千年前,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伏羲氏最初“制嫁娶,正姓氏”之人道完全遵循了人类进化的科学性,中国人姓氏的世代传递的宗法几乎与代表父系遗传物质Y染色体的遗传规律一致,是虽经千万年而不变的自然法则。人类在繁衍后代时,决定性别的遗传物质是一对性染色体。一条性染色体来自母亲的卵子,永远是x染色体。另一条来自父亲的精子,精子有xY两种染色体。卵子每次只排一枚,而精子每次有上亿个,xY精子各一半,最终只有一个精子与卵子结合,形成合子,发育成人。x精子与卵子结合为女子,Y精于与卵子结合为男子。所以在世代相传中,人类二十三对染色体中,x染色体和其他二十二对染色体在每次的遗传中,一半来自母亲,另一半来自父亲,只有Y染色体在遗传中没有变化,永远来自父亲。这就是姓氏传递过程中的“Y染色体法则”。20世纪初孟德尔从豌豆中发现了遗传学震惊了世界,殊不知远在六千年前的东方山文明就已经以姓氏文化为载体将遗传学的真谛阐述给了世人。

凡遵循自然进化法则的行为和形式必将被赋有强大的生命力,中华姓氏就是属于这种具有无限生命力和科学内涵的先进文化。伏羲氏既有开天明道之功,又有肇启文明之能,是中华民族科学之根。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