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种到底来源何方?日本学者:中国彝族

关于日本人来历,最广为人知的传说有两个,一是徐福东渡,带去数千童男童女,成为日本祖先,二是春秋吴国后裔,勾践灭吴之后东渡日本,至今仍流传日本天皇姓吴的传说。

当然,就日本人种起源而论,这两者都不足为信,因为在吴国后裔和徐福之前,日本列岛上早已有人居住(史称绳文人),所以只能说吴人或徐福(渡来人)是日本人种的一部分。

那么,吴人或徐福之前,日本人又从何而来?对此,日本教授直言,日本祖先在中国,是中国彝族后裔!

1979年,日本大阪教育大学人类学名誉教授鸟越宪三郎发表惊人观点:日本人的发源地在中国云南省!

1984年鸟越宪三郎宣称: 对被认为是从云南南下的泰国山岳地带(泰国北部)的少数民族进行了实地考察,结果发现了所有婴儿的臀部有胎斑。日本人在体质上所具有的胎斑渊源是云南,这是一个旁证,证实这个地区是日本人的发源地。

可以说,在上世纪80年代,日本追根溯源,派遣一个又一个考察团奔赴云南,甚至连日本电视工作者同盟也前往云南,专门拍摄纪录片《日本人的起源》。

经过一系列的研究,最终日本学者将目标锁定在云南少数民族身上,基本圈定为彝族、哈尼族、傣族(西双版纳)诸族等。

那么,在这些民族中,到底哪一个才是日本正牌祖先呢?

鸟越宪三郎、佐佐木高明和渡部忠世等日本学者,在云南考察之后,发现一个奇特现象:石林等地撒尼人(彝族一个支系)的“火把节”,日本纪伊半岛同一天也举行“火把节”——“孟兰盆节”。

所谓日本纪伊半岛,包括神户、京都、大阪、奈良、和歌山等地,是中国传统文化在日本表现最为集中的地方。

由此,日本学者认定,中国彝族是日本人祖先,或其中之一。

“火把节”究竟有何独特之处,让鸟越宪三郎如此确信?

原来,中国“火把节”习俗的源头,处于金沙江沿岸的云南北部(含滇东北)、四川南部和贵州西部等三个重要的彝族聚居区。

众所周知,金沙江是长江上游的名称,一般是指青海玉树到四川宜宾之间的长江,从宜宾以下才被正式称为长江,而从长江口到达日本九州,只有460海里。因此,彝族和“火把节”通过长江迁移到日本,可能性的确很大。

更为重要的是,在长江沿岸地区的哈尼族、纳西族和白族等,也都有“火把节”习俗。因此,这就进一步佐证了彝族是日本祖先的结论。

从考古学来看,上古彝族文化极为繁荣,彝族铜鼓在东南亚、马六甲海峡、苏门答腊岛、巴布亚新几内亚等都有发现,说明不仅传播文化,彝族先民还可能不断向外迁移,其中一支或许就顺着长江迁移到了日本。

然而,根据现代DNA检测,日本有50%的藏族基因,却只有1%的云南基因,难道鸟越宪三郎等的观点纯属扯淡?

其实,结合历史记载和考古研究,彝族还真有可能是日本人的祖先。

据汉文和彝文历史资料记载,彝族先民与分布于西部的古羌人有着密切的关系,彝族主要源自古羌人。而羌族是我国最古老的山地民族之一,长期居住在青藏高原,过着游牧生活。

考古发现佐证了这一点,在青海、西藏的广大草原地带,分布有“细石器遗址”,部分可能属于仰韶文化范畴,距今仅有6000年,这些属于羌人留下的遗迹。

从这个意义上说,鸟越宪三郎的观点并非空穴来风,存在历史和考古证据。

至于日本有1%的云南基因,有学者脑洞大开,认为秦始皇南征百越时,俘获了大量人口,于是将其中数千童男童女作为“祭品”,让徐福带去了日本,否则难以解释为何只有1%的云南基因。

值得一提的是,据日本《产经新闻》1999年报道,1996年针对江苏春秋至西汉古墓中的尸骸,与同时代日本人骨进行进行DNA比对,经过三年分析研究,最终确认两者的排列次序某部分竟然一致,证明两者源自相同的祖先,同时也说明吴人东渡的确存在。

可见,日本人来源极为复杂,并非单一的某个地区或民族,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中日两国,不但同种,而且同宗。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