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谱网告诉您,族谱里有的不只是一册世系图

族谱是我们在田野中最容易获得,也是最常见的民间文献。可是该如何阅读族谱,如何用族谱做研究呢?从今天起,小编将陆续整理出刘志伟老师“阅读族谱——由家谱世系解读历史”的课程讲稿。一起来听刘老师用生动的田野案例分享他族谱研究的心得吧。
族谱研究的起点
今天想跟大家一起谈一谈我自己读族谱的一些心得。80年代初我本来是做户籍赋役制度研究的。过去赋役制度研究一般都是拿制度性的,或者官员、文人写的东西讲这个制度怎么变。我做的时候就希望看一看制度的变更究竟对地方社会的变迁有什么影响。当时在广州中山图书馆里有一批罗香林先生当年所收的族谱,我们一看就发现有好多可用的材料。所以我不是因为宗族去研究族谱的,而是因为别的研究去族谱里面找材料。在看了几十种、上百种族谱之后,慢慢就从世系里面看出了那么点意思:为什么族谱的记载那么一致,也就是慢慢看出某种一致性或者规律性的东西来。同时,也不是说拿着世系就来解释,在研究中还是要处理这些世系所讲的那些时代的历史。
当然我后来的研究还有一段经历就是做乡村社会研究。到了乡下去,最直接、最容易得到的民间文献就是家族谱。你到乡村里问有什么历史,最容易入手的,或者老人家最愿意跟你谈的,就是祖先有什么人来到这里,或者祖先有什么人做过官。谈着谈着他就把族谱搬出来,你也可以在那里看。这是我对族谱的兴趣的另一个来历。这两个来历碰在一起,时间久了,慢慢就能悟出一些读族谱的心得。
族谱网告诉您,族谱里有的不只是一册世系图
>>>> 什么是族谱
▲ 赫哲族居民葛文广保存的族谱
讲到族谱,大家首先想到的可能就是印在纸上装订成册的族谱。什么时候编,某某宗谱,一堆名字用线条连下来,这就是最常见的族谱的样子。除了印成书,我们到乡村还经常见到的就是写在一张纸上,这张纸可大可小。我现在给大家看到的是一张大大的白纸,把谱系都写下来了。它其实就是书的展开版,一目了然。但是在乡村更常见到的,就是一两张、两三张纸,或者是小学生作业本上的纸,那些是很多家庭都会有的。还有些家庭会用相框框住,挂在墙上,有些会写在小木牌上,挂在墙上。这一类的,一般我们做族谱目录不会做进去。但它们确实是很实在的是在乡村中存有的文字材料。
另外还有一种文字资料,不叫族谱,但和族谱有直接关系。就是在家里,在祠堂里,我们常常看到祖先的牌位。这些牌位有些世系关系是连得起来的,至少前面三四代、四五代,甚至十代八代是连得起来的,后面可能就连不起来了。这个当然不是族谱,但也是一种谱系的资料,因为这些牌位常常是编修族谱的重要资料来源。而且它的存在,像这样的谱系的展示和表达,对村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要研究族谱如何影响乡村生活,也不能忽视这些。
还有就是把这些牌位画到墙上,大概做不了牌位就把牌位画到了墙上。当他这样画的时候,是不是一种世系图。当然牌位也好,世系图也好,中间都会有很多空缺。大家不要以为族谱没有空缺,族谱中也有很多空缺的。
族谱网告诉您,族谱里有的不只是一册世系图
▲ 1933年-1946年,北京,孩子在厅堂中跪拜祖先及长辈。
还有一些关于世系的资料,可以在墓碑里看到。墓碑除了墓主人的资料,旁边可能还有墓主人的儿子、孙子、曾孙等等的资料。我们在广西,想了解康熙这里由原来的土著变成汉人的几代人的关系。到了祖坟之后,发现除了墓主人,他的儿子、孙子、曾孙、玄孙、允孙的名字都在上面,完全是一个族谱。另外一种刻的不是墓主人后代的世系,而是墓主人上面几代的名字,完全是用世系图的方式刻在碑阴上,这个当然也是族谱。
到了当代,我们知道现在网络非常发达,所以很多编家谱的人都在网上建立起世系的关系。如果过了几十年,大家再要研究家族谱怎么去表达现实的社会关系,也需要重视网上编族谱的现象。程美宝老师在《学术研究》上发表的《网上织网:当代亲属关系的建构》就讨论了这一问题。
族谱形式根据其媒介的不同经历了不同的变化。首先是口述的时代,然后是书写时代,然后是刻板印刷时代,到了今天网上编族谱的新风气的出现。他所要表达的关系和传统的族谱要表达的关系是非常不一样的。当我们说阅读族谱,或者从世系来了解历史时,要明白家族谱是有很多表现形式的,而不仅仅是编的整整齐齐的一本书的形式。对于所有的形式,只有把握它的形成、书写,以及对现实生活有什么意义的时候,我们才能更好地把握族谱的意义并作出解读。
 族谱的形成
刚才讲的都是有世系的族谱。但是我们对祖先的记忆,以及把祖先放入现实生活中,变成有意义的符号和文化资源的途径不仅限于世系图。人类社会对祖先的记忆还有其他很多不同的表达。比如畲族的祖图,祖图当然不是族谱,但讲的也是他们远代祖先的故事。虽然只涉及到两代,只涉及到一只狗和狗生出的三个儿子。它没有有若干代的世系,但其背后要表达的祖先观念和以祖先观念规范现代文化和社会关系的功用也是一样的。在瑶族中,也有另一类祖先记忆,就是家先单。其中列了很多名字,这些名字的世代关系是不清楚的,血缘关系也是不清楚的。但是他们会在他们的口述传统中记住这些祖先。通过说唱韵文的方式把祖先的名字记下来。当他们掌握了文字,也会用文字将祖先的名字记下来。
族谱网告诉您,族谱里有的不只是一册世系图
▲ 灵地长安村畲族祖图(局部)
从这种关于远代祖先的创世说和英雄传说的祖图,到只是把祖先的名字记下来但血缘关系不清楚的,到我们现在的族谱之间,不是没有关系的。我们在广州北部六十公里的一个村子的祠堂里找到一块碑,上面的人名表述方式都是一样的,但他们的血缘关系其实是不清楚的。所以可以看做是一个由只列人名的族谱到世系谱的中间过渡形态。
所以,我们在中国乡村社会研究中用的族谱材料,是在这样很多种形式中创造出来的。是基于牌位、墓碑、家中小本子的记录、世代之间的口述,或者一些族源传说的记忆,到了宋明以后,才变成我们现在看到的编成一本本书的族谱。中国人并非从来就有族谱这种记录祖先的方式。族谱是在某种文化规范慢慢发生改变,以及书写慢慢普及化、印刷慢慢普及化之后弄出来的东西。而其基础是是之前各种形态的关于祖先的记忆。
族谱网告诉您,族谱里有的不只是一册世系图
▲ 丽江木氏土司世系表
我们先要明白人们如何记忆祖先。所有的人从他开始编族谱时,依据的是口述传统。而口述传统最简单的是把祖先的名字念出来,其实好多是世系不清楚的。它也可以有一定世系,而最常见,也是最可操作的,就是单线口传,而最典型的表现形式就是父子连名制。这种父子连名制在西南土司的记载中都可以看到。像这份丽江木氏土司的世系(见上图)。父辈是阿琮阿良,儿子是阿良阿胡,阿良阿胡的儿子是阿胡阿烈。大家可以想象,在口述传统中要记住很多祖先,想要世系清晰,父子连名制是最有效的办法。倒过来想,如果不是父子连名制,记忆的代数就会受到限制。大家不妨想一下,我们自己能记住几代祖先呢,一般三到五代,很少能超过五代的。超出五代,记忆就会受限,世系关系就会弄乱。而且一般情况能记住的都是单线的,不可能记住像文字书写的族谱那样完整的有旁支的世系图。
所以在口述传统中,有两种祖先的记忆,一种是只记住了祖先的名字,还有一种是单线的口传。当然如果想要记住很多代不好混乱的话,父子连名制是常常会使用的方式。
这意味着,我们所看到的树状的族谱,是以文字记载为基础的。只有在书写的状态下才能记得住这样的祖先世系。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