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访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徽州大祠堂,坦头后汪氏大宗祠

提要:拜访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徽州大祠堂,坦头后汪氏大宗祠,坦头后汪祠堂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徽州大祠堂,有三间五献四进,由仪门(五凤楼)、廊庑

坦头后汪祠堂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徽州大祠堂,有三间五献四进,由仪门(五凤楼)、廊庑天井、享堂(祭祀和议事之所)和寝室(摆放祖宗牌位之处)组成。坦头后汪祠堂建于明代的嘉靖年间(约156),是绩溪县历史上最悠久的宗庙之一,气势雄伟,建筑精美。和徽州其他地方的祠堂一样,也是用以祭祀先人,昭示后代,振兴家族,凝聚人心的地方。坦头汪氏是自宋初建村以来,可谓是人才辈出,声播新安。悬挂在祠堂里的牌匾自然也不少,据统计连同堂号匾一共有27块之多,多为府县衙门及权贵名人所赠。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牌匾皆以毁坏或不知所踪。2010年前后,后汪祠堂经过抢修,恢复了堂号匾和清康熙50年徽州知府罗鉁为彰显坦头汪氏11个进士所赠的“世宦名家”匾,它似乎在向世人昭示着坦头汪氏家族昔日的辉煌。
拜访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徽州大祠堂,坦头后汪氏大宗祠
 除了"叙伦堂"堂号匾,余下的26块匾依次是:
至孝天成    明代天启二年(1623) , 绩溪县知事许铭佐、主簿刘宗源为孝子汪汝永立。
世宦名家    清康熙五十年(1786) , 徽州知府罗鉁 ,为坦头汪氏历代十一位进士汪鼎.汪世美
            汪琦.汪汲.汪淇.汪奕.汪襄.汪安世.汪安行.汪安仁.汪龟龄等立。 
还金树德    清康熙年间(1662-) , 徽州知府曹鼎旺 ,为在徽州城拾巨金而不昧的汪启年立。
行旌百岁    清康熙六十年(1722),  徽州知府郭晋熙 ,为汪启超百岁寿立。
商山遗老    不详
冰柏清操    清乾隆七年(1743) , 绩溪县知事毛成勋, 为汪可达夫人程氏节孝立。
鼎重宾兴    清乾隆二十年(1756) ,进士出身徽州府儒学教授翟华国 ,为介宾汪大钊立。
乔年瑕福    清乾隆二十三年(1749),   绩溪知事陈锡,为约正(相当村长)汪启键夫人80寿立。
清标逸德    清乾隆二十四年(1760) , 进士出身徽州儒学教授储兆丰、训导李王树,为介宾汪大钧立。
乡闾 望重   清乾隆二十五年(1761) , 进士出身徽州儒学教授储兆丰、训导李王树,为饮宾汪大熔立。
耆德联辉    清乾隆四十年(1776) , 浙江嘉兴县知事王燧 ,为汪可武七十寿立。
敬德引年    清乾隆四十四年(1780) ,吏部尚书程景伊 ,为登仕郎汪大伦与夫人60双寿立。
操精履笃    清乾隆四十六年(1786) , 为乡饮宾汪大廉立。
德硕龄遐    清宁国府督粮分府王显,  为乡耆汪志江立,时间不详。
饮冰画狄    清嘉庆十七年(1813) ,安徽学政鲍桂乾 ,为汪海平原配洪氏60寿立。
鼎重长珍    清道光元年(1821) ,湖北按察使方体 ,为八品修职郎汪志洲80寿立。
矢志柏舟    清光绪三十二年(1907) , 绩溪儒学副堂余经权  ,为旌表汪哲慧之妻立。
钓渭高风    清宣统元年(1909) , 绩溪县正堂张廷权, 为汪前琪八十寿立。
贡    元    清宣统三年(1911) ,钦命安徽后提学使司吴同甲、巡抚部院提督军门朱家宝 ,为岁贡
             生汪维城立。   
绛甲齐膺    民国五年(1916) , 法部检事吴承仕 ,为太学生汪哲鑑与德配洪氏70双寿立。
婺星永焕    民国五年(1916) , 绩溪县知事万以南  ,为汪哲抖及夫人70双寿立。
风追渭水    民国七年(1918),  绩溪县知事李懋延 ,为耆民汪哲高80寿立。
鼎重杖朝    民国十年(1921) ,  绩溪县知事张承鋆,  为耆民汪哲正立。
婺辉耋岁    民国九年(1920) , 绩溪县知事张承均鋆 ,为汪前琳之妻胡氏立。
桂荣大耋    民国十三年(1924) ,绩溪县知事郭曾深 ,为耆民汪哲渭立。
贞清可风    民国十三年(1924),  绩溪县知事郭曾深 , 为汪瑞琳之妻汪氏立。
拜访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徽州大祠堂,坦头后汪氏大宗祠
     二十六块祠堂匾中,功名匾两块,孝子匾一块,善德匾一块,褒扬匾(赠给乡饮、饮宾、耆民等)七块,节孝匾三块,余为寿匾。从时间上看,明代一块,清代最多有十六块,民国时期七块。还有两块没有署名,也属正常。旧时有的书家专门为人立匾题字,从不署名字,以表示自己的谦虚,亦就相沿成习了。
在这些匾中:
最具含金量最为珍贵的匾,理所当然是“世宦名家”,它彰显着坦头汪氏家族的曾经的荣耀和昔日的辉煌。
最能孝感天地的匾是“至孝天成”匾,孝子汝永幼失母,待父至诚至孝,他曾割股肉为药引给父亲治病,父殁后在坟前结芦守孝的事迹被载入府。
最令人称颂的匾是“还金树德”,汪启年曾在徽州府歙县的万年桥上捡到一个程姓商人丢失的“白金80余两”,不为心动,一直在桥上坐守三天,以等待丢失者并完壁归赵,分文不取,知府大人闻之,重其义,并赠匾褒扬。汪启年还是孝子汝永的曾孙,其家庭的教育和影响可见一斑了。
堪称近代大师级人物题赠的“绛甲齐膺”,是我国近现代国学大师、经学大师、教育家吴承仕题赠给汪氏家族清末国子监太学生汪哲鑑夫妇七十双寿的。吴是徽州歙县人,出身书香门第,他二十三岁参加乡举贡会考,并获殿试一等第一名,被点为大理寺主事,他还是我国近代国学泰斗章太炎的大弟子。
最值得现代学子钟情和羡慕的匾是“贡元”匾,是宣统皇帝钦命安徽地方官赐给时在徽州新安中学读书并获全省会考第一名的后汪子弟岁贡生汪维成的。用现在的话来说,汪维成也算得上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全国优秀中学生了。值得一提的是汪维成是汪哲鑑的儿子,也算是家学渊源了。
级别最高的官员赠送的匾当属“敬德引年”匾,它是清乾隆吏部尚书程景伊赠给汪大纶的原配曹氏60寿的。程是江苏武金人,乾隆早期进士,精史牍,工词章,任过侍郎及户部和吏部尚书,至文渊阁大学士。乾隆皇帝南巡时,命他留京处理朝廷事务,可谓是一代权臣。
最珍贵最具仁寿之征的寿匾是“行旌百岁”了。古来很多朝代就有为百岁老人树坊立匾事,而且在旧时老人能活到一百岁已经是极为稀罕,故被称为“人瑞”,因此说是极其的珍贵。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感谢每一位辛勤著写的作者,感谢每一位的分享。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