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文化概论—炎黄与蚩尤文化

炎帝、黄帝(传说中的轩辕氏)、蚩尤三位都是中华民族的人文祖先,炎黄二位已经接触很多,这里有必要侧重研究一下蚩尤。
据传,蚩尤的面似牛头,背有双翅,是牛图腾和鸟图腾氏族的首领。相传,蚩尤是古代九黎族部落的酋长,苗族的祖先。据传,蚩尤的面似牛头,背有双翅,是牛图腾和鸟图腾氏族的首领。
几千年来,蚩尤的伟大形象和崇高地位被严重地歪曲了,贬损了。我们是历史唯物主义者,应当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确认蚩尤文化的历史地位。怎样认识蚩尤其人,有五点需要把握——
其一,中华一始祖。史学界考证发现,蚩尤与炎黄二帝一起,作为中华三始祖之一,重农耕、冶金属、制五兵、创百艺,在中华文明史上有着重大贡献,蚩尤与炎黄二帝同为中华三位始祖,理应受到中华民族的一致敬仰。可是,事情并不尽然。蚩尤其时正处于氏族社会晚期,私有制和阶级分化开始出现,氏族部落之间常常为争抢地盘、掠夺财富或出于自卫,而不断发生战争。“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传统观念扭曲了这一基本历史,使后人对蚩尤的认识严重失真,但否认不了蚩尤仍是中华一始祖的历史事实。
其二,兵主武战神。蚩尤统帅的由81个兄弟氏族组成的九黎部落,英勇善战,威震天下,一举兼并九国,再举兼并十二国。其时,黄帝曾与炎帝大战,终将炎帝打败,于是炎、黄二帝联合向蚩尤挑战于涿鹿之野。蚩尤举兵迎战,顽强御敌,却遭惨败。黄帝惧怕蚩尤借尸还魂,再起波澜,依据习俗将其身首断开,分别葬于东平和阳谷两地。其后包括黄帝在内的统帅将蚩尤逐渐神化,称之为“兵主”、“武战神”。
其三,发明冶铜朮。考察战争双方战斗力差异的深层次原因,乃是蚩尤部落发现了、发明了冶铜技术,并掌握了铜材的加工技艺,锻造成各类铜制兵器和生活器具。蚩尤大量的铜制刀、戟、大弩等兵器参投入战斗,增强了部落的兵器威力,使其具有“金属战斗力”,这是一个划时代的进步。正是由于蚩尤先进的兵器,时人便将武器的威力当做蚩尤肢体的延长和异化,从而有蚩尤“兽身人语”,“铜头铁额”等神话传说。
其四,苗族大祖神。
九黎部落借助于优越的地理条件,辛勤开拓而使生产力不断提高,社会经济不断发展,一跃而成为雄踞东方的强大部落,早早进入中原。考证如今苗族的族属渊源,和远古时代的“九黎”、“三苗”、“南蛮”一脉相承。根据一些苗族史诗、歌谣、传说的记述,蚩尤是中国苗族的先祖,是苗族的大祖神,具有非常崇高的地位。一些学者特别是苗族学者提出,苗族先民在上古时代本来居住在黄河流域,由于被华夏族所败,被迫迁徙至今天的贵州、湘西和鄂西南等地区。涿鹿之战,蚩尤战败而死,东夷、九黎等部族融入了炎黄部族,形成了今天中华民族的最早主体。
其五,法治创始人。
蚩尤是建立法规、实行法制的最早创造者和施行者。蚩尤首创法规,实施刑事法,三苗依纲纪。对于唐代正史《路史·后纪四·蚩尤传》曾有注者曰:“蚩尤天符之神,状类不常,三代彝器,我著蚩尤之像。为贪虐者之戎”。这说明,蚩尤首创和施行的刑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有的史料还说,兵器和刑法是蚩尤发明的,后来被黄帝部落集团效法。
历史告诉我们:蚩尤和炎黄一起,都是中华民族的始祖,是值得我们永远怀念和尊敬的历史伟人。
历史是现实的基础,现实是未来的起点。中国近现代文明是从中国古代文明发展而来的,是文明的继承和发展。在远古时代的中国,炎黄二帝为中国古代文明作出了重要贡献,同时代的蚩尤也为中国古代文明作了重要贡献,他们都是中国古代文明的伟大缔造者。纵观历史,蚩尤或者说蚩尤文化的历史贡献主要是——
其一,蚩尤带领九黎部落开疆拓土,挺进中原与炎黄部落一起奠定并捍卫华夏根基。
在九黎部落进入中原之后,炎帝族也自西进入中原地区,在同一空间与九黎族发生长时间的部落间的冲突,九黎族终于驱赶炎帝族至涿鹿。炎帝联合黄帝与九黎在涿鹿一战,从而展开了原始社会末期、农耕社会初期历史上规模空前的部落大战——涿鹿之战。
对于炎黄的挑战,为悍卫自己的疆土、自己的生存空间,蚩尤率领八十一个兄弟部落奋起应战,誓与黄帝部落一争高下。战争序幕拉开,战场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由于诸多原因,正如史书所言,黄帝与蚩尤“九战九不胜”,传说黄帝最终请天神助其破之。现今揣摩,也许是黄帝采用了新的阵法或武器,从而改变战局。史书已经注意到,后来黄帝族创制了指南车以识别方向,大大增强了战斗力,转败为胜,九黎族首领蚩尤被擒杀。
九黎战败以后,其势大衰,但他们还据有黄河下游和长江中下游一带的广袤地区。到尧、舜、禹时期,又形成了新的部落联盟,这便是史书上说的“三苗”,又称为“有苗”或“苗民”。汉代儒家经典《尚书》以及我国最早记录周朝王室和鲁国等诸侯国历史的《国语》等多种古籍及其传、注亦有相关记载。九黎战败,族人流散,演变为“三苗”。
九黎部落联盟的后裔,除了当今苗族以外,还有当今黎族、瑶族、畲族等中华少数民族。如果按照史书的称谓,把远古时代居住在南方的族人统称为“蛮族”,或称“南蛮”、“荆蛮”,这就把我国在南方许多少数民族都包括在内了。也就是说,古称九黎、三苗、南蛮等氏族部落,不仅是如今苗族的先祖,而且也是当今黎族、瑶族、畲族和南方其他一些少数民族的先祖。而蚩尤是“九黎之君”,所以,蚩尤不仅是苗族的始祖,同时也是黎族、瑶族、畲族和其他一些少数民族的始祖。况且,各民族在多次迁徙中,逐渐演化为若干民族,只有一部分仍保持着原民族的称谓。可以说,这些演化出来的少数民族也是九黎的后裔,蚩尤亦是他们氏族的始祖。
南朝刘宋时期范晔编撰的《后汉书·西羌传》亦如是说:“西羌之本出自三苗,羌姓之别也。其国近南岳。及舜流四凶,徙之三危,河关之西羌地是也。”这就是说,当今羌族出自三苗,是三苗的后裔,是姜姓别支的后裔。这是南方少数民族其始祖可以追溯至三苗乃至蚩尤的又一史证。
农耕文明虽不像游牧文明那样长于征战,可是,蚩尤以自己的忠诚向世人表明:农耕文明为捍卫民族根基、生存空间同样不屈不饶。
其二,蚩尤创制了金属兵器,在战争中彰显非凡威力而被神话为“武战神”。
蚩尤发现了、发明了金属冶炼和金属兵器的制造,在战争史上应当重书一笔。先秦史官修撰的《世本·作篇》记载蚩尤“以金作兵器”。翦伯赞在《中国史纲要》中亦写道:“据说蚩尤‘以金作兵器’,是金属冶炼的最早发明者。”这些表明,蚩尤部落用金属铜生产、制造的剑、铠、矛、戟、刀和大弩等兵事利器,是当时战场上未曾出现过的先进兵器,在战争中蚩尤部落以此发挥了前所未有的战斗力。武器的先进水平直接决定于当时生产力发展的先进水平,如果没有金属铜的出现,何谈先进的铜兵器。正是武器性能的提高而使战斗力骤然提升,蚩尤部落在战争中方能遥遥领先。
涿鹿之战使蚩尤失败而丧命,也使蚩尤在历史上名扬万世。战争之初,炎黄联合在气势上压迫蚩尤。蚩尤率八十一个氏族部落奋起迎战,誓与黄帝一争高下。黄帝部落仅有传统的石器、弓箭、长矛、战车等兵器,虽然精致但比蚩尤落后了一个档次,蚩尤部落握有对方从未见过的金属兵器,锐不可挡,而且战士勇猛无比,不死不休,好生了得。于是在黄帝部落纷纷传开:蚩尤有八只脚,三头六臂,铜头铁额,刀枪不入。在战争的紧要关头,传说黄帝请天神助其破之,当今看来,可能是黄帝改变了战法或者投入了新的武器。蚩尤虽然所向披靡,但是,天时地利,风云不测,战局急转直下,蚩尤战败,被黄帝所杀,胜者斩其首分而葬之,首级化为血枫林。
英雄惜英雄。黄帝及其后代帝王都把蚩尤奉为“兵主”,视为“武战神”来崇敬和缅怀。黄帝把蚩尤的形象画在军旗上,他勇猛的形象仍然让世人畏惧,诸部落见蚩尤像竟然不战而降。汉代《龙鱼河图》载:“灵尤没后,天下复扰乱不宁。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为殄状。”蚩尤虽死犹荣。原来,黄帝及其族人将自己的克星蚩尤不断神话而演化为自己的保护神。
蚩尤的英勇善战向世人表明:农耕文明为夺取和捍卫民族的生存空间,同样具有不惧强权的大无畏精神。
其三,蚩尤发明了谷物种植,开启了由采集、渔猎、游牧向农耕文化的发展。
野生动物、自然果实已经远远不能满足部落的需求,人类的生存面临挑战。蚩尤部落借助于当地的地理、气候、水源等优越的自然条件,发现、发明了谷物种植,已经开始由采集、渔猎、游牧向农耕文明发展。这是人类历史和社会文明的一大进步,其贡献怎么估计都不过分。谷物种植需要育苗、移苗、间苗、壮苗等等工序。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后来人们就用“苗”字来给蚩尤的后裔命名为“苗族”。文献还表明,蚩尤部落此时制作的精致陶钵、陶罐等陶器普遍而广泛地使用,再添刚刚出现的青铜炊具,熟食便可轻易获得从而极大地促进了部落成员体质、体能和脑细胞活力的提高。
此点表明,在探索农耕技术、面临全新农业的大背景下,中华民族已经开始由游猎时代迈向农耕文明。
其四,蚩尤发明金属冶炼,开启由石器时代向青铜器乃至铁器时代过渡。
在远古时代,蚩尤最先发明了金属冶炼。春秋时期法家经典《管子·地数》曾有言:蚩尤能以金为兵,制作“剑铠矛戟”。《史记·五帝本记》正义引《龙鱼河图》说:“蚩尤兄弟八十一人”,“铜头铁额”,“造立兵杖刀戟大弩,威振天下”。这里仅就战事、兵器而言,实则远不止于此。由于卤水的发现,制盐手工业因此有一定程度的发展,蚩尤部落在熬制食盐过程中,发现、发明了金属铜的冶炼,不仅如此,而且蚩尤不只是金属冶炼的最早发明者,也是金属器具、金属兵器的最早研发者、制造者,蚩尤部落逐步学会将铜材打制成各类器具。金属冶炼的出现具有划时代意义,从此,人类开始由石器时代,进入了青铜器乃至铁器时代,它标志着原始社会生产力质的飞跃。
各种古代传说沸沸扬扬,但是站在历史长河之上,从被尊为“农皇”的“神农氏之世”,到被称为“炎帝”的“神农氏世衰”的历史时段,是历史的一个转折时代。蚩尤活跃于历史舞台之时,即“神农氏世衰”的“炎帝”之时。当时部落林立,互相争斗,不再服从由于发明耒耜的功绩而自然形成的部落联盟首领炎帝神农氏的约束。涿鹿之战失败以后,蚩尤遭人贬损自在情理之中。
后人对于“蚩尤”名字用字的选择,足以反映文明社会的价值取向。蚩尤之“蚩”是贬词,许慎的《说文解字》将其释为“虫也”。若今之詈辞“小爬虫”之类。元代周伯琦编《六书正伪》曰:“凡无知者,皆为蚩名之”。“尤”又作“由”,意为农。明代杨慎《丹铅录》云:“由与农通”。汉代韩婴所著《韩诗外传》云:“东西耕曰横,南北耕曰由”。当时的农耕事业刚刚萌芽,需要探索、考究的东西层出不穷,套用当今之说:农业是新业态,科技含量很高。《管子·省官》曾就此有如下议论:“相高下,视肥瘠,观地力,明诏期,前后农夫,以时均修焉;使五谷桑麻,皆安其处,由田之事也”。
蚩尤战败以及历代舆论对他的负面评价,是历史的真实,但他从事农耕事业、引领农耕科技前沿的事实,也是史家们公认的事实。以当今的眼光看来,蚩尤不仅是军事家,而且是科学家、工程师、农艺师。蚩尤文化向世界表明:农耕文明同样具有不断探索的科学精神。
    其五、首创法规以肃纲纪,蚩尤是实行法制的最早探索者和实践者。
唐朝令狐德棻主编的正史《周书·吕刑》曾说:“蚩尤对苗民制以刑”,这就是说,在远古时代的蚩尤部落,他们就曾首创法规,实施“刑事法”以肃纲纪。宋朝罗泌编撰的《路史·后纪四·蚩尤传》在记述蚩尤被擒杀后说:“后代圣人著其尊彝,以为贪戎。”宋代著名类书《太平御览》引《龙鱼河图》说:“灵尤没后,天下复扰乱不宁,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为殄状。”这也说明蚩尤因实行法制而强化了威严的形象,影响深远。同时,郑玄注曰:“上效蚩尤重刑以变九黎言苗民者。”“上效”一词更是表明,蚩尤是刑法的首创者和施行者。
——THE END——